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136章 第136章
    比赛结束后,因为刚从短暂的昏厥中苏醒过来,尚且有些力竭的迹部没有离场,而是静静地坐在场边长凳上。他的双臂撑着膝盖,桦地递过去的白色汗巾盖住了头发,也掩住了他的脸庞,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在迹部身后,难掩沮丧的冰帝队员们耷拉着脑袋,同样一声不吭。

    “原来是叫‘冰之世界’,这就是那次你来找真田的原因吧。”和急着返校的手冢等人告别,披着外套的幸村在迹部身旁坐下,“似乎还有待完善?”

    “哼~”迹部慢慢抬起头来,汗巾滑落,因为打赌输了剃成的短发也暴露在眼前,“不去跟你们立海大和名古屋星德的比赛,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是想帮我完善这招?”

    冰帝和青学的比赛拖了太久,尤其是迹部和越前龙马的单打一,比分足足打到了117,裁判的嗓子都喊冒烟了。于是,这天下午有比赛的立海大全员没等到比赛结束,就已经在真田的带领下,动身前往另一个比赛场。

    当然,除了又一次坐镇单打一的幸村。被迹部这场比赛激起战意的切原如是说道:幸村部长就放心留在这里看比赛吧!我们用前三场比赛就能拿下名古屋星德!

    耳尖听到这话的围观群众表情各异——

    “好嚣张!对方好歹是入选全国大赛的队伍,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得胜的吧?”

    “不愧是立海大!有魄力,总觉得他们可以做到。”

    “……这不是他们经常干的事情吗?说实在的,立海大的比赛越来越平淡了,为什么?因为他们稳赢啊。”

    “e,这样的比赛,有一说一看起来还是蛮爽的……对心情好。”

    至于风教练……

    迹部和越前比赛的时候,场内的一个高射照明灯,不知道是年久失修、还是被前两天的雨水影响到,正巧坏了。轰然落入场内的灯具,让交战正酣的双方不得不停下动作、更换场地,虽然有被影响到……尤其是正好要回击的迹部,但好在是没有伤到人。

    不过,看到这一幕的风华瞬间脸色铁青。大概是淋了雨,今天有些咳嗽,故而被拘在她身边喝药的神谷更是一声不敢吭。

    “还请带路。”叫上冰帝的榊教练,风华看了眼站在她面前、略显拘谨的工作人员,“关于场地的问题,我想和你们网协的人聊一聊。”

    场地出了事情,无论输赢,冰帝和青学的人可能都不方便说什么,比如赢了还卖乖啊……输了想找借口吗……

    那么,她这个第三方总可以和他们讲讲道理吧!如果每一场比赛的场地都是这样的质量,那她还怎么能放心让立海大这群孩子参加决赛?!作为组织方,网协是要负责任的!!

    “风伯母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目送教练们离开时,忍足注意到风华面色沉沉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纳闷,在他看来,这位长辈的脾气

    一向很好。

    “……”满嘴都是中药的苦涩味()?(),

    神谷勉强扯出一个笑容ˇ(_?)ˇ[(.)]㈩来ˇ_?ˇ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ˇ()?(),

    摇摇头()?(),

    表示他也不清楚。

    比赛结束后()?(),

    立海大众人纷纷庆幸,还好教练走得早,没有看见赛后越前要剃迹部头发的那一幕。

    视角转回赛后的迹部、幸村这里,面对迹部要陪练的要求,幸村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听起来很有趣,试一试也无妨。”

    “我开始期待看到你的死角了。”迹部嘴角一动,似乎是在忍笑,“你的警惕心是下降了吗?最近杂志上关于你的照片和报道很多啊。”

    这一点,幸村已经从柳他们那里知道了。自病后出院,他许久不曾出现在正式赛场,那些记者还有某些人着急也是正常的,堵不如疏,所以有的时候,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虽然我早就习惯每年全国大赛前被人拍、被人分析,但是私人时间里也被拍摄,还真有点难为情呢……当然了,我在私人时间里也是毫无死角的。”

    “毫无死角?”迹部抬了抬下巴,要不是知道老朋友的性格,他都要以为幸村是在故意挑衅他,“那我们就在球场上见。”

    “在那之前,你先好好休息,放轻松点。”幸村递了一瓶水给迹部,说起来是有些不可思议,明明迹部的耐力好是出了名的,抢七赛更是他的拿手好戏,结果这次越前龙马居然比他还能熬。

    是压力太大了吗?小景?

    “别小看他,幸村。”迹部知道幸村在想什么,虽然赛后那小子还能活蹦乱跳地跑来剃他的头发,让暂时失去意识的他落了下风。但不得不承认,越前龙马的确是个难缠的对手,他就像个无底洞,似乎永远摸不着他的极限在哪里,说得夸张点,就像上天的宠儿,和被命运钦定的主角一样。

    “fateiswvenasithappens,nthingissetinthread”幸村晃了晃食指,“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坚信,根本没有什么命中注定,只有每个瞬间拼凑出的必然。我啊,可从来就不信什么命运,祂是可以击倒我,但不能阻止我站起来,到最后,这个世界,一定是会向着我们所期望的方向前行的。”

    “这话由你来说,很有说服力。”从深渊爬回来的天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其中所需要的毅力和决心,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想起眼前这位好友过去一年的经历,再联想到他刚才说过的话,迹部就差仰头大笑几声,在下一秒,他的眼神一凛,“是啊,命运这种东西,我也不信!”

    作为部长,最重要的东西无疑是责任。可作为一个网球运动员,最重要一定是不停歇的进步。不论当前的顶尖者是什么水平,作为后来者,自然是要比他们更强,若只是等前辈们输给了岁月后堪堪能上位,那才不是真正的胜利。

    换个方向来看同样是如此,正道是后浪推前浪,后来者的强悍是他们前进的动力

    ,

    而不是他们懈怠的借口。他们变得愈强,

    这个项目的上限不断向上提高,

    如此以往,

    网球的生命力就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网球,也变得愈发精彩。

    “共勉。”幸村和迹部一碰拳头,尽管冰帝在今年全国大赛的行程结束了,可这不代表他们在网球上的征程就到此为止了。现在,以及将来,他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机会。

    降谷零最近正忙着给fbi找麻烦。

    在东京搞出了一大串动静后,赤井秀一却在来叶崖被基尔解决,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不寻常的味道。且不说在降谷看来,赤井那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死得如此草率,而且,基尔这个成员,一直以来救了降谷无数次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的身份不会那么简单。

    于是,在勤勤恳恳为埋葬组织挖坑掘土的同时,降谷也抽出时间,一点点拼凑起来叶崖事件真相的拼图。

    因为某个不能告知他人的交易,贝尔摩德给予了他高度协助,再加上有两位自愿成为他协助人的同期帮忙,最近的任务和调查降谷做得格外顺手。

    至于以前一放假就拉着松田去箱根泡温泉、或者直接宅家,现在却只能在每个闲暇时义务加班的萩原怎么想,那就是降谷暂时不想去考虑的事情了。

    (萩原:呜呜小诸伏你看小降谷,果然公安都是一群黑心的家伙嘤!

    同样是‘黑心公安’的诸伏景光面带歉意:可你们是我们最信任的人,技术方面也是最好的……

    松田:啧!不愧是景旦那!

    至于班长……伊达航:最近东京各类案件发生频率暴增,各位有什么头绪吗?

    再说回黑衣组织,这个成立了大半个世纪的庞然大物,一开始以利益、暴力以及某个无法言明的目的诞生出来的黑暗产物,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在慢慢成长,也在不可挽回地走向衰败。这数十年来杀也杀不尽的卧底和叛徒,便是这个事实最好的佐证。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没有事物能够免俗。

    在过去的黑暗岁月里,无数舍命点灯的人牺牲了一切,他们隐入暗中,把血与泪化作刀枪剑戟,坚定地刺向组织的根基,一点一点地缩短它的生命,加快葬送这个罪孽的步伐。

    黎明将至……可黎明前的黑暗恰恰是最艰难、恐怖的。

    降谷曾听那位给予了他很多协助的风华夫人说过,组织的出现不是偶然,必然是有人需要它才出现的。

    铲除这个实物很容易,但问题是,催生这个组织的暗影该如何解决?若置之不理,酒厂没了,完全还会出现一个糖厂、茶厂……总而言之,不从根上解决,必将后患无穷。

    他们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诸伏景光眯起眼睛。好在,他有的是耐心。他曾经等待了十数年才亲手抓到了杀害他双亲的凶手,作为一个狙/击手,他也知道如何蛰伏到最后一刻,给目标致命一击。

    诸伏景光有信心,只要有他在,没有人能从背后伤害zer,他的幼驯染只需要放心大胆地向前冲锋。加上还有那么多的朋友慷慨相助,他相信,他们终会得偿所愿,守护住万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