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120章 第120章
    青选训练基地

    一大早,在热身结束后,分在榊教练组别的成员们,在榊教练实践出真知的指示下,几乎是还没有熟络起来就开始了真刀真枪的对决。

    “下一组,真田弦一郎、观月初,”随着榊伸出的手指,另一组成员也被他从队伍中挑了出来,“以及,河村隆、乾贞治。”

    “居然一上来就是双打比赛。”华村教练组的木更津兄弟有些惊讶地说道,要说为什么他们俩能在训练时间出现在这里……显然,因为某位迹部君的存在,讲究科学的华村教练,着实有些管不住这些有着自我想法的少年。

    “看样子,这场是数据组和力量组的较量。”神尾明观察了一下战局,简单分析道:“不过,河村和乾同是青学的队友,彼此之间应该会比较熟悉一点?这样,真田和观月他们是不是有些吃亏?”

    “啊嗯?你们是不是对真田的实力有什么误解?”

    同样在场的迹部挑起眉头,观月的实力如何暂且不去说他。真田弦一郎,那可是第一个生生熬过了两位大魔王带训的人,“他的双打实力或许不如单打实力那么优秀,但也是相较而言。立海大的副部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你说是吧,桦地?”

    “usu!”桦地崇弘真的是如影随形。

    “看来,迹部君对真田的评价很高啊?!”“是啊,果然,冰帝和立海大关系好的传言是真的!”“不是很早就传他们是一块儿训练的么??”

    听着从耳边传来的私语,忍足侑士有些无奈地扶额,“迹部……”你可真是毫不掩饰啊!

    球场上,或许是受了和不二比赛结果的刺激,这会儿的观月初表现得与以往大不一样,仅仅是第一局,在真田没有出力的情况下,居然能把对面乾和河村的底细摸了清楚。

    与此同时,真田他们的比赛尚未结束,慈郎、切原他们的比赛也要开始了。

    尽管隔了大半个球场,但慈郎还是一眼就看见文太的身影了,要不是被忍足拼命按着,他差点在原地一蹦三尺高。

    “丸井君来看我比赛了!我这次一定要好好地打!”

    慈郎握着拳头兴奋地宣誓。

    随后,激动过头的小绵羊就差点被自家部长原地‘暗杀’。迹部忍了又忍,额头蹦出了数个十字,还是没忍住喊道:“你给我每次都好好打!”

    “有句话,我很早就想吐槽了。”

    和慈郎挥了挥手,尚在跑道上挥洒汗水的文太看了一眼榊教练,向唯一还能跟上他节奏的凤长太郎说道:“总觉得榊教练不应该出现在网球场,而是在富丽堂皇的音乐厅……听说榊教练还是你的小提琴老师?”

    “……是的。”同样在摆动双臂的凤喘了口气,好脾气地笑了笑,“而且,老师和幸村部长的父亲还是音乐学院的前后辈。”

    文太是见过幸村雅纪的。

    此刻回忆起他们部长的父亲,他不由得眨了眨眼……怎么说呢,在他看来,幸村伯父这人看着温润,实则冷清得不行,他能向你致礼,不过是出于良好的教养和社交礼仪。抬眸之间,他身上尽是对无相关之人的冷漠,就像是独立于山峰之巅的神祗,无视着一切,冰冷得令人畏惧。

    想到这里,文太抖了抖耳朵,内心不住地庆幸——幸好幸好,他们亲爱的部长大部分是随了风教练。

    而风华此刻在做什么呢?

    幸村家的收藏室内,一顶被放置于透明玻璃柜内的中式头冠,正内敛地、向来访的两位朋友展示着自己的华丽,精致的细节和明艳的色彩,很快收获了在场所有女孩的惊呼声。

    被邀请来做客的毛利兰忍不住抚掌称赞,“这是过去中国女孩出嫁时戴的吧?”

    “是,也不是。”风华笑着解释道:“封建时期,它常常被用在重要的场合,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那些条条框框被冲破后,一些个死物件已经有了很多不同的用法。其实,任凭它是什么,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不过是自在随心罢了。”

    “听起来真有道理,不愧是风华伯母。”铃木园子拍着手赞叹不已。

    要说她们两人为何会来到这里,还要归结于铃木大小姐对某位怪盗先生的蜜汁情节。不久前,在铃木园子的邀请下,风华有幸参加了一场铃木叔叔和怪盗先生的对决。

    当然,最后的结局一如既往,志得意满的铃木大叔再一次输给了狡猾的怪盗。但这回,作为观众的风华,也终于第一次和颇负盛名的怪盗碰面了。擦肩而过的瞬间,看着藏在单片眼镜后的清澈眼眸,风华勾起了嘴角。

    都说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口,风华认为,人的面容可以伪装,眼睛却是怎么都没办法骗人的。风华见到的怪盗,有着一双不曾经历过时间洗礼的眼睛,怎么看都不会是传说中那个成名已久的中年人。

    “但这相似的手法……或许,是有血缘的后人?”调阅着查询后的资料,风华突然对这位‘小偷先生’有了莫大的兴趣——大张旗鼓的预告,华丽夸张地盗窃,戏耍所有安保于鼓掌之中,最后却会把盗取的宝石安然地送回?

    万般皆有缘由,风华想,这怪盗就算再空闲,也不会做徒劳无功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会把宝石还回来……风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对方一定是寻找着什么。就如同她曾经从弟弟风行知那里听说过的,姐妹花大盗为了寻回父亲的遗物和被害线索,而不断在全世界各地盗窃收藏品的案例。

    所以,在听说铃木次郎吉准备在收藏展上展示的宝物被困在海关后,风华笑着建议,“不如来我家?你们看看,有没有哪件可以暂且替代一下?”

    “真的要把这件发冠拿去参展吗?”毛利兰有些担心,“这么漂亮的东西,如果被碰坏了可就太可惜了。”

    “说的也是。”铃木园子又弯下腰仔细观察了下,“听说这是风家世代相传的宝物,本来以为这么多年下来会有些暗沉,没想到还是这么耀眼啊~”

    “世代相传啊~”毛利兰有些感慨,“那风雅妹妹应该很喜欢吧,不如我们还是换一件吧?”

    “别担心。”风华笑着安慰这位好心的姑娘,“这只是复制品,除了顶上那枚宝石是我和雅纪结婚后,他赠与的珍品,其他部分都是我父母按原来那个复制的。我风家世代相传的那一个已经捐给国家,现在大概是被收在中国的国家博物馆里了。”

    “原来如此。”

    “来都来了,兰!我们再去看看别的吧,据说幸村奶奶每年给幸村那家伙画的画也在这呢,我们快去找找吧!”

    “这……伯母?”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请自便。”风华眨眨眼,“玩得开心点。”

    趁此机会,两个女孩撇下发冠,在其他的藏品前驻足欣赏起来。没有和她们同行的风华抱着手臂,静静地注视着发冠上最大的那颗宝石,浅浅的笑意挂在她唇边,久久不曾消散。

    ‘sa~我的诱饵已经抛出了,怪盗先生,这一次,你会如约到来吗?’

    跟着文太他们的人早就传回消息,差点和切原发生矛盾的女孩,本来不应该知道切原的行踪——毫无疑问,是有人告诉了她切原会落单的消息……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们这群孩子身上,既然如此,就别怪她另辟蹊径了,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是么?

    ()

    青选训练基地

    一大早,在热身结束后,分在榊教练组别的成员们,在榊教练实践出真知的指示下,几乎是还没有熟络起来就开始了真刀真枪的对决。

    “下一组,真田弦一郎、观月初,”随着榊伸出的手指,另一组成员也被他从队伍中挑了出来,“以及,河村隆、乾贞治。”

    “居然一上来就是双打比赛。”华村教练组的木更津兄弟有些惊讶地说道,要说为什么他们俩能在训练时间出现在这里……显然,因为某位迹部君的存在,讲究科学的华村教练,着实有些管不住这些有着自我想法的少年。

    “看样子,这场是数据组和力量组的较量。”神尾明观察了一下战局,简单分析道:“不过,河村和乾同是青学的队友,彼此之间应该会比较熟悉一点?这样,真田和观月他们是不是有些吃亏?”

    “啊嗯?你们是不是对真田的实力有什么误解?”

    同样在场的迹部挑起眉头,观月的实力如何暂且不去说他。真田弦一郎,那可是第一个生生熬过了两位大魔王带训的人,“他的双打实力或许不如单打实力那么优秀,但也是相较而言。立海大的副部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你说是吧,桦地?”

    “usu!”桦地崇弘真的是如影随形。

    “看来,迹部君对真田的评价很高啊?!”“是啊,果然,冰帝和立海大关系好的传言是真的!”“不是很早就传他们是一块儿训练的么??”

    听着从耳边传来的私语,忍足侑士有些无奈地扶额,“迹部……”你可真是毫不掩饰啊!

    球场上,或许是受了和不二比赛结果的刺激,这会儿的观月初表现得与以往大不一样,仅仅是第一局,在真田没有出力的情况下,居然能把对面乾和河村的底细摸了清楚。

    与此同时,真田他们的比赛尚未结束,慈郎、切原他们的比赛也要开始了。

    尽管隔了大半个球场,但慈郎还是一眼就看见文太的身影了,要不是被忍足拼命按着,他差点在原地一蹦三尺高。

    “丸井君来看我比赛了!我这次一定要好好地打!”

    慈郎握着拳头兴奋地宣誓。

    随后,激动过头的小绵羊就差点被自家部长原地‘暗杀’。迹部忍了又忍,额头蹦出了数个十字,还是没忍住喊道:“你给我每次都好好打!”

    “有句话,我很早就想吐槽了。”

    和慈郎挥了挥手,尚在跑道上挥洒汗水的文太看了一眼榊教练,向唯一还能跟上他节奏的凤长太郎说道:“总觉得榊教练不应该出现在网球场,而是在富丽堂皇的音乐厅……听说榊教练还是你的小提琴老师?”

    “……是的。”同样在摆动双臂的凤喘了口气,好脾气地笑了笑,“而且,老师和幸村部长的父亲还是音乐学院的前后辈。”

    文太是见过幸村雅纪的。

    此刻回忆起他们部长的父亲,他不由得眨了眨眼……怎么说呢,在他看来,幸村伯父这人看着温润,实则冷清得不行,他能向你致礼,不过是出于良好的教养和社交礼仪。抬眸之间,他身上尽是对无相关之人的冷漠,就像是独立于山峰之巅的神祗,无视着一切,冰冷得令人畏惧。

    想到这里,文太抖了抖耳朵,内心不住地庆幸——幸好幸好,他们亲爱的部长大部分是随了风教练。

    而风华此刻在做什么呢?

    幸村家的收藏室内,一顶被放置于透明玻璃柜内的中式头冠,正内敛地、向来访的两位朋友展示着自己的华丽,精致的细节和明艳的色彩,很快收获了在场所有女孩的惊呼声。

    被邀请来做客的毛利兰忍不住抚掌称赞,“这是过去中国女孩出嫁时戴的吧?”

    “是,也不是。”风华笑着解释道:“封建时期,它常常被用在重要的场合,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那些条条框框被冲破后,一些个死物件已经有了很多不同的用法。其实,任凭它是什么,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不过是自在随心罢了。”

    “听起来真有道理,不愧是风华伯母。”铃木园子拍着手赞叹不已。

    要说她们两人为何会来到这里,还要归结于铃木大小姐对某位怪盗先生的蜜汁情节。不久前,在铃木园子的邀请下,风华有幸参加了一场铃木叔叔和怪盗先生的对决。

    当然,最后的结局一如既往,志得意满的铃木大叔再一次输给了狡猾的怪盗。但这回,作为观众的风华,也终于第一次和颇负盛名的怪盗碰面了。擦肩而过的瞬间,看着藏在单片眼镜后的清澈眼眸,风华勾起了嘴角。

    都说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口,风华认为,人的面容可以伪装,眼睛却是怎么都没办法骗人的。风华见到的怪盗,有着一双不曾经历过时间洗礼的眼睛,怎么看都不会是传说中那个成名已久的中年人。

    “但这相似的手法……或许,是有血缘的后人?”调阅着查询后的资料,风华突然对这位‘小偷先生’有了莫大的兴趣——大张旗鼓的预告,华丽夸张地盗窃,戏耍所有安保于鼓掌之中,最后却会把盗取的宝石安然地送回?

    万般皆有缘由,风华想,这怪盗就算再空闲,也不会做徒劳无功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会把宝石还回来……风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对方一定是寻找着什么。就如同她曾经从弟弟风行知那里听说过的,姐妹花大盗为了寻回父亲的遗物和被害线索,而不断在全世界各地盗窃收藏品的案例。

    所以,在听说铃木次郎吉准备在收藏展上展示的宝物被困在海关后,风华笑着建议,“不如来我家?你们看看,有没有哪件可以暂且替代一下?”

    “真的要把这件发冠拿去参展吗?”毛利兰有些担心,“这么漂亮的东西,如果被碰坏了可就太可惜了。”

    “说的也是。”铃木园子又弯下腰仔细观察了下,“听说这是风家世代相传的宝物,本来以为这么多年下来会有些暗沉,没想到还是这么耀眼啊~”

    “世代相传啊~”毛利兰有些感慨,“那风雅妹妹应该很喜欢吧,不如我们还是换一件吧?”

    “别担心。”风华笑着安慰这位好心的姑娘,“这只是复制品,除了顶上那枚宝石是我和雅纪结婚后,他赠与的珍品,其他部分都是我父母按原来那个复制的。我风家世代相传的那一个已经捐给国家,现在大概是被收在中国的国家博物馆里了。”

    “原来如此。”

    “来都来了,兰!我们再去看看别的吧,据说幸村奶奶每年给幸村那家伙画的画也在这呢,我们快去找找吧!”

    “这……伯母?”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请自便。”风华眨眨眼,“玩得开心点。”

    趁此机会,两个女孩撇下发冠,在其他的藏品前驻足欣赏起来。没有和她们同行的风华抱着手臂,静静地注视着发冠上最大的那颗宝石,浅浅的笑意挂在她唇边,久久不曾消散。

    ‘sa~我的诱饵已经抛出了,怪盗先生,这一次,你会如约到来吗?’

    跟着文太他们的人早就传回消息,差点和切原发生矛盾的女孩,本来不应该知道切原的行踪——毫无疑问,是有人告诉了她切原会落单的消息……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们这群孩子身上,既然如此,就别怪她另辟蹊径了,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是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