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96章 第96章
    堂本一挥是霓虹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家,他的演奏会自然是吸引了不少霓虹名人……也许是音乐厅一案牵连到了太多的权贵,作为罪魁祸首的谱和匠,被以往日难以想象的最快速度送检了。当然,除了他本人,还需要被解决的,是他取得火/药和违/禁品的不法渠道。

    而这一切,就不会是风华能参与进去的了,毕竟这里是霓虹国,主人家打扫房间,她总不能指手画脚的。

    于是,在将后续的收尾工作交给降谷和他的零组成员后,风华即刻动身返回立海校园。

    她这么着急,主要是有两件事,亟需她亲自回来处理。

    第一件事,新一年度的关东大赛即将开始,而立海,被选为今年的抽签所在地。作为东道主,需要他们提前安排的事物繁琐又复杂。虽然风华嘴上说着要培养孩子们独立自主的办事能力,可她也不可能完全撒手不管。毕竟在她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应该让大人来做。

    “神谷,东堂,你们两个带上浦山和维克多。”应该是早就在心中考虑好了,几乎是刚进网球社办,风华就将自己的安排点明,“莲二带着二队的人在布置,你们帮忙的时候看着点……等你们的前辈毕业了,这种事情,可就需要你们自己来做了。”

    “明白。”

    看着两位小伙伴领到任务走远,被落下的田沼真有些疑惑地指了指自己,“风教练,那我呢?”

    “你啊?跟我来一趟吧。”风华收拾好东西,领着田沼向网球部门外走去。

    眼见着两人走出了初中部校门,慢慢向立海的高中部靠近,田沼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又不好意思张口问。

    倒是风华率先扯起了话头,她问起了田沼的假期生活,“之前回八原玩得开心吗?你哥哥,还有夏目那孩子,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感谢您的关心。”尽管有些不明白风华为何要提两位哥哥,老实孩子的田沼还是乖乖回答了。

    “就是夏目哥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一副很困倦的样子。”

    “这样啊……没事,大概只是没休息好吧~”风华眸光微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那孩子,还真是辛苦了。’

    不过……

    风华想起见到夏目贵志时,青年脸上偶尔浮现出的笑容。那如四月天般的温软,让她不禁感慨:他一定是遇到了很温柔的人,而他自己,也同样如此。

    谁又能说,温柔的青年不是一个强者呢?温柔,也是一种强大。

    他坚韧,又足够善良,面对未曾谋面的精市,也能做到毫无保留地倾囊相助。他的这份善良,足以成为保护他的利刃,剑指任何来犯之敌。

    “八原啊……一定是个很祥和的地方。”

    听到风华的这句感慨,在八原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田沼真颇为赞同,“说起来,八原连盗窃案都很少发生啊……打个比方,不算最严重的东京,八原和大阪府的犯罪率之间都隔了好几个神奈川呐。”

    “唔,很有说服力,那我就放心啦。”风华微微一笑,考虑到夏目身边那些无处不在的小伙伴,这样表面上的平静,想来绝对不会是隐藏着黑暗的假象,而是真的和平到了极致。

    “啊喏……教练。”田沼看了眼高中部的校门,“我们是来找真田副部长他们的吗?”

    在柳莲二领下布置场地的任务时,真田弦一郎也领走了最不让人省心的切原赤也,他和桑原、文太,带上切原去了隔壁高中部,打算和早就约好的几位b选手前辈打练习比赛。

    至于仁王,只能说该做的他都做了,但最后又扮成其他人的狐狸君——幸村和风华不在,柳生又在学生会、被高尔夫球部前部长绫小路文彦绊住了脚步……所以,根本没有人能成功捕捉到这只的身影。

    风华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知道仁王不是不知道轻重的孩子……

    主要是最近,仁王雅治在买道具的老发明家那里,碰见了一位新来的墨镜先生。气场凶狠的卷发男人意外地很对仁王胃口,更别提他那堪称绝妙的技术。就他那拆解机械时上下翻飞的手指,动作流畅,漂亮地像是在跳舞,让见过一次的仁王赞叹不已。

    此刻面对田沼的提问,风华只是微微摇头,“不是哦。”

    “听说,你和去年毕业的那个孩子关系不错?”风华看向一脸诧异的田沼真。

    愣了一秒钟,田沼这才反应过来……风教练说的是那一位前辈吧!

    “教练,您的意思是?”

    “好久没见了,和他打一场怎么样?”风华挑眉,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我和前辈之间还是有点距离的吧?”田沼的眉头都快皱起来了,不是他不自信。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能和前辈们打球是很开心,但是让他这个网球部准正选,和毕业的天才正选前辈打比赛,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

    “嗯?我有说,是让你和他打网球的吗?”风华眨了眨眼,不久,两人走过高中部的网球场,来到一处房门紧闭的场馆。

    风华掏出钥匙,在下一秒推开了篮球场的大门,今天并没有社团活动的偌大场地内,地板光洁如新,只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缩在窗户底下,盖着外套、闭着眼,酣睡正香。

    而这就是她今天要做的第二件事。

    大概在两天前,她接到了学校方面的通知。比起国中网球部漂亮的成绩,高中部近日来的成绩实在是不尽人意。就这还好,成绩不行可以练习,注重自主能力的校方也不会太过苛责。

    可是,偏偏从国中部升过去一个刺头,能让他听进去话的前辈,不是出了国,就是被抽调去校外集训。又因为是高中了,很多学生更多地将社团活动作为娱乐,把自身的精力放在了适应社会上。

    于是,一众普通的网球爱好者,迎面碰上了经历过立海初中部魔鬼训练的天才,造成了了他在网球部独霸的场面。

    观念不合,性格迥异,部内的冲突很快爆发。很有点实力的高一生拿下胜利,也在同时,开始了他无限期的逃训。高中网球部,即将成为一盘散沙。

    这个棘手的状况让校方领导很是为难,他们本来是打算让幸村精市病愈后,再来帮忙的。但是风华的到来,给了他们更好的选择。

    “我知道那个孩子,毛利寿三郎对吧?”风华自然还记得,那个来过家里的红色小卷毛,其他人都知道,她对红发的孩子略有些偏爱,何况他和文太这两个,也的确是性格可爱的小家伙。

    “先声明,我不会用长辈的身份去强制他回来,如果你们有这个打算,趁早打消。”风华毫不客气地点明这一点,“比起留在学校,我希望,可以给这个孩子一个更好的选择。”

    “风华教练?!”

    “当然,高中网球部我也不会放弃。”风华止住校领导欲言又止的话头,“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各位,未来数年,霓虹国内的高中网球联赛都不会太上难度……我保证,在这之后,立海高中网球部的成绩不一定会最好,但绝对不会是最差的。”

    ()

    堂本一挥是霓虹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家,他的演奏会自然是吸引了不少霓虹名人……也许是音乐厅一案牵连到了太多的权贵,作为罪魁祸首的谱和匠,被以往日难以想象的最快速度送检了。当然,除了他本人,还需要被解决的,是他取得火/药和违/禁品的不法渠道。

    而这一切,就不会是风华能参与进去的了,毕竟这里是霓虹国,主人家打扫房间,她总不能指手画脚的。

    于是,在将后续的收尾工作交给降谷和他的零组成员后,风华即刻动身返回立海校园。

    她这么着急,主要是有两件事,亟需她亲自回来处理。

    第一件事,新一年度的关东大赛即将开始,而立海,被选为今年的抽签所在地。作为东道主,需要他们提前安排的事物繁琐又复杂。虽然风华嘴上说着要培养孩子们独立自主的办事能力,可她也不可能完全撒手不管。毕竟在她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应该让大人来做。

    “神谷,东堂,你们两个带上浦山和维克多。”应该是早就在心中考虑好了,几乎是刚进网球社办,风华就将自己的安排点明,“莲二带着二队的人在布置,你们帮忙的时候看着点……等你们的前辈毕业了,这种事情,可就需要你们自己来做了。”

    “明白。”

    看着两位小伙伴领到任务走远,被落下的田沼真有些疑惑地指了指自己,“风教练,那我呢?”

    “你啊?跟我来一趟吧。”风华收拾好东西,领着田沼向网球部门外走去。

    眼见着两人走出了初中部校门,慢慢向立海的高中部靠近,田沼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又不好意思张口问。

    倒是风华率先扯起了话头,她问起了田沼的假期生活,“之前回八原玩得开心吗?你哥哥,还有夏目那孩子,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感谢您的关心。”尽管有些不明白风华为何要提两位哥哥,老实孩子的田沼还是乖乖回答了。

    “就是夏目哥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一副很困倦的样子。”

    “这样啊……没事,大概只是没休息好吧~”风华眸光微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那孩子,还真是辛苦了。’

    不过……

    风华想起见到夏目贵志时,青年脸上偶尔浮现出的笑容。那如四月天般的温软,让她不禁感慨:他一定是遇到了很温柔的人,而他自己,也同样如此。

    谁又能说,温柔的青年不是一个强者呢?温柔,也是一种强大。

    他坚韧,又足够善良,面对未曾谋面的精市,也能做到毫无保留地倾囊相助。他的这份善良,足以成为保护他的利刃,剑指任何来犯之敌。

    “八原啊……一定是个很祥和的地方。”

    听到风华的这句感慨,在八原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田沼真颇为赞同,“说起来,八原连盗窃案都很少发生啊……打个比方,不算最严重的东京,八原和大阪府的犯罪率之间都隔了好几个神奈川呐。”

    “唔,很有说服力,那我就放心啦。”风华微微一笑,考虑到夏目身边那些无处不在的小伙伴,这样表面上的平静,想来绝对不会是隐藏着黑暗的假象,而是真的和平到了极致。

    “啊喏……教练。”田沼看了眼高中部的校门,“我们是来找真田副部长他们的吗?”

    在柳莲二领下布置场地的任务时,真田弦一郎也领走了最不让人省心的切原赤也,他和桑原、文太,带上切原去了隔壁高中部,打算和早就约好的几位b选手前辈打练习比赛。

    至于仁王,只能说该做的他都做了,但最后又扮成其他人的狐狸君——幸村和风华不在,柳生又在学生会、被高尔夫球部前部长绫小路文彦绊住了脚步……所以,根本没有人能成功捕捉到这只的身影。

    风华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知道仁王不是不知道轻重的孩子……

    主要是最近,仁王雅治在买道具的老发明家那里,碰见了一位新来的墨镜先生。气场凶狠的卷发男人意外地很对仁王胃口,更别提他那堪称绝妙的技术。就他那拆解机械时上下翻飞的手指,动作流畅,漂亮地像是在跳舞,让见过一次的仁王赞叹不已。

    此刻面对田沼的提问,风华只是微微摇头,“不是哦。”

    “听说,你和去年毕业的那个孩子关系不错?”风华看向一脸诧异的田沼真。

    愣了一秒钟,田沼这才反应过来……风教练说的是那一位前辈吧!

    “教练,您的意思是?”

    “好久没见了,和他打一场怎么样?”风华挑眉,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我和前辈之间还是有点距离的吧?”田沼的眉头都快皱起来了,不是他不自信。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能和前辈们打球是很开心,但是让他这个网球部准正选,和毕业的天才正选前辈打比赛,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

    “嗯?我有说,是让你和他打网球的吗?”风华眨了眨眼,不久,两人走过高中部的网球场,来到一处房门紧闭的场馆。

    风华掏出钥匙,在下一秒推开了篮球场的大门,今天并没有社团活动的偌大场地内,地板光洁如新,只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缩在窗户底下,盖着外套、闭着眼,酣睡正香。

    而这就是她今天要做的第二件事。

    大概在两天前,她接到了学校方面的通知。比起国中网球部漂亮的成绩,高中部近日来的成绩实在是不尽人意。就这还好,成绩不行可以练习,注重自主能力的校方也不会太过苛责。

    可是,偏偏从国中部升过去一个刺头,能让他听进去话的前辈,不是出了国,就是被抽调去校外集训。又因为是高中了,很多学生更多地将社团活动作为娱乐,把自身的精力放在了适应社会上。

    于是,一众普通的网球爱好者,迎面碰上了经历过立海初中部魔鬼训练的天才,造成了了他在网球部独霸的场面。

    观念不合,性格迥异,部内的冲突很快爆发。很有点实力的高一生拿下胜利,也在同时,开始了他无限期的逃训。高中网球部,即将成为一盘散沙。

    这个棘手的状况让校方领导很是为难,他们本来是打算让幸村精市病愈后,再来帮忙的。但是风华的到来,给了他们更好的选择。

    “我知道那个孩子,毛利寿三郎对吧?”风华自然还记得,那个来过家里的红色小卷毛,其他人都知道,她对红发的孩子略有些偏爱,何况他和文太这两个,也的确是性格可爱的小家伙。

    “先声明,我不会用长辈的身份去强制他回来,如果你们有这个打算,趁早打消。”风华毫不客气地点明这一点,“比起留在学校,我希望,可以给这个孩子一个更好的选择。”

    “风华教练?!”

    “当然,高中网球部我也不会放弃。”风华止住校领导欲言又止的话头,“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各位,未来数年,霓虹国内的高中网球联赛都不会太上难度……我保证,在这之后,立海高中网球部的成绩不一定会最好,但绝对不会是最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