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94章 第94章
    “父亲?”

    几乎是第一曲《圣母颂》的尾音刚落下,幸村就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静静坐在一侧的幸村雅纪很是淡定,像是早就意料到了这个情况。

    光是第一首《圣母颂》就有两次明显的走音,这样致命的错误,本不该出现在如此重大的音乐演出中。也许是因为接触管风琴才两年的时间,或许更为擅长钢琴的堂本一挥,此时并没有听出音色的差异。然而,以堂本一挥对这场音乐会的重视程度,这种失误的存在就很能说明问题。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管风琴调音师会失踪……拥有能听出音色差异的、拥有绝对音感的人,也接二连三地无法出现在音乐厅中——预演时还状态良好的秋庭怜子,并没有及时出现在音乐厅内,现在舞台上站着的是她的替补,同样是堂本音乐学院的学生千草拉拉。

    然而,做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百密一疏。

    他不仅没想到,众多前来的观众里,是否会也有能听出音差的人在。同时,这人还显然不知道,被堂本一挥以个人身份邀请而来的幸村雅纪,不仅是记忆力出众、擅长多种乐器,他还有着极为敏锐的洞察力。甚至是他那在外人看来,只会打网球和画画的儿子,也有着一对遗传自父母的好耳朵。

    至于被雅纪邀请而来的客人——难得穿着礼服的卷发男人一脸困倦,勉强维持了几分钟的端正坐姿,这会儿,他到底是没忍住打了个哈欠,“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找hagi那家伙?”

    音乐厅这样注重礼节的地方,和他真的是气场不合,哪怕就待了这几分钟,他也是感到浑身不自在。而且,由于古典音乐的大部分作品都比较长,为了整体作品的效果,当中一般是不休息的。有好几次,松田都想把手伸进装着烟盒的口袋,但最后,他只能叹着气收回手。

    “你们听出什么了?”他也注意到了幸村父子的眼神官司。

    “果然,是管风琴出了问题。”雅纪对上儿子的眼神,肯定了他的猜测。

    “所以,我要拆的是这个管风琴吗?”听到关键点的松田活动了下指节,这架势,明显是雅纪一点头,他的手下一秒就要摸上放在脚边的工具箱了。

    “虽然听起来很有趣,但在这种场合,很可惜并不合适呢。”幸村颇为遗憾地摇摇头。

    “我不认为,对方会把爆/炸物放在管风琴内。”雅纪沉吟道。可以说,整座堂本音乐厅几乎是为了这架管风琴而造的。如果想要毁掉这架琴,犯人其实有着太多的机会,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管风琴声音没调好的可能性非常低……而如果对方想毁掉的是这架管风琴,那就不会做出前面那么多事情,这太多此一举了。”现在他们需要弄明白的是,管风琴为什么会出现走音,而这走音,又和什么有着要命的联系。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管风琴还有着所有乐器中最复杂、最庞大的结构:多层的键盘,众多的音管、音栓,以及复杂的地声原理和操作技术,让管风琴成为了一架能发出美妙声音的巨型机器

    。

    说得难听一点,如果爆/炸物真的被放置于管风琴内,就算松田是爆处组的王牌精英,也不能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将爆/炸物拆除。而就算是找到了问题所在,管风琴音管内那足以震聋人的回响,都足以劝退大多数人。

    “24次。?[(.)]?⒋来?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垂眸沉思的雅纪,很快报出了一个数字。

    同样记下了今天表演曲目的幸村瞬间明白,这是今天所有表演曲目的曲谱中,那个有问题的音会出现的次数。

    可是,为什么?这个数字代表了什么呢?

    “……还真是不得了啊。()?()”

    说这话是松田阵平,总是态度慵懒的警官先生,在听到雅纪报出的数字后,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对应的物件,“如果我没数错,这座音乐厅外围的柱子一共有23根。再加上要炸毁音乐厅的那一颗,那就正好是24颗炸/弹。(s)?()”

    “疯子!()?()”

    幸村环视一周,偌大的音乐厅内坐满了来欣赏音乐的观众,有独自前来的,也有结伴而来的亲友。如果深埋于此的那颗炸弹爆炸,毫无疑问,那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堂本先生有那么大的恨意。”这不像是报复,更像是无差别攻击。

    “恨意?也许吧。”轻描淡写的语气,已然表达了雅纪对犯案者的态度,“不过是自以为正义的傲慢罢了。”

    松田阵平提起自己的工具包,他不意外这对父子能猜出犯人的身份。第一,毫无疑问,对方是音乐会的筹办人员之一;第二,这人必定了解音乐,也知道堂本一挥本人暂时听不出管风琴的音色差异;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一定有着能听出音色差异的能力。综合以上几点,想来,这位犯人的身份已昭然若揭——

    堂本一挥曾经的钢琴调音师、这座音乐厅的馆长——谱和匠。

    “既然犯人坚持在音乐会进行时动手,不是爆/炸物的话,那就应该是能感应气流的微型感应器。”松田微微一笑,即便对乐器的了解并不如眼前两位,但是他也知道,管风琴是气鸣式键盘乐器,发声以空气为激振动力……至于剩下的,那就是他擅长的那部分了。

    “其他的事情交给警察先生们,我们先来阻止这场大烟火吧。”如果他们没有猜错,隔音效果极好的音乐厅外,极有可能已经发生了数次爆/炸。音乐厅内手机没有信号,但是——只见幸村笑眯眯地拿出一只狐狸徽章,“先确认一下好了。这是雅治昨天才送给我的通讯器,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呢。”

    要不是情况紧急,松田真的想把这只徽章通讯器拆成一个个零件,然后,好好看看这小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这之后,请务必给我一份它的制作者的联系方式。”

    “好啊~不过,真希望松田警官不要吓到那位老人家~”幸村简单操作一番后,小小的通讯器那头,就传来了某位大少爷极具辨识度的声音。

    “啊嗯?幸村?”

    “是我,小景。”说话间,几人已经在雅纪的带领下,走出他们定下的独立包厢,前往管风琴的主体音管附近。他们三人中,雅纪对管风琴很熟悉,幸村能辨音识位,而剩下的都能交给松田解决。

    “我猜你一定已经在路上了。”幸村明显听出了那头的动静,那是直升机飞行时特有的声音。

    “当然,看来你已经知道自己的状况了。”迹部的声音混在直升飞机的嘈杂声响中,远远听来稍微有些失真,“还有风华伯母,她也在。”

    听到这话,幸村和父亲对视一眼,父子两个莫名地感到一丝心虚,“妈妈,您也在?”

    “嗯。”风华的声音透过徽章,听起来不见丝毫的波澜,“你们两个都还好吗?”

    “嗯,放心,我们和松田警官在一块。”幸村回复道,“我似乎听见了爆/炸声?妈妈,这是第几次了?”

    “第九次。”

    也就在刚才爆炸声响起的同一时刻,演出中的堂本一挥按下了那个特殊的按键。不出意外,他们的想法是对的。

    “刚刚警方的直升飞机也到了,有位同行的女歌唱家,她说可以为你们争取到三分钟时间,怎么样,松田,做的到吗?”

    ‘一回合吗?’松田勾起了嘴角,名为爆处组精英的傲气,在此刻他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两分钟就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