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90章 第90章
    “白石那家伙是怎么回事?”

    迹部是真的很想当做没看见的。

    但从他们还在俱乐部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他们到了吃饭的地方,白石的眼神还总在幸村和自己之间游移不定,就好像有什么想说的,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小景,”就坐在迹部旁边的幸村单手撑着侧脸,“今年的都大会,你们还是只打算派非正选上场吗?”

    “啊嗯?你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不敢当。”幸村仍旧是笑眯眯的,看得迹部有些怪难受,“虽然不是很想干涉你和榊教练的排兵布阵……小景,你想不想和我打个赌?”

    “哈?”迹部扯了扯嘴角,幸村什么时候有的这个爱好?

    而早在幸村开口的那一瞬间,本来还在纠结的白石,就以要照顾小金为由遁走了。比起其他热热闹闹混在一起玩的队员,幸村、迹部两人所在的桌面上,就只剩下了忍足和柳。

    好奇观望着两位部长打机锋,忍足回过头,又看了眼神情自若的立海大军师,“我说,柳君,你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可以透露一点吗?”

    柳正吃着汤豆腐,听忍足这么说他也没有感到意外。他放下碗筷,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忍足君,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上场打一次双打?”

    “双打?”猜到什么的忍足挑眉,“都大会的哪一场?”

    “八强赛。”如果柳没有推测失误,那么,冰帝即将在八强和不动峰撞上。事实上,和能闯进全国大赛的冰帝比起来,不动峰再强也只是刚成立不久的社团,想要赢下必然要做一定的特殊安排。

    众所周知,作为冰之帝王,迹部景吾的行事风格是骄傲洒脱的,对普通的角色几乎从不会放在心上……有心人自然不会忘记利用这一点。

    眼见和幸村说话的迹部并没有否决这个提议,忍足扶了扶眼镜框,“我明白了,多谢。”

    ……

    数日后,东京都大会,冰帝果然在八强赛遇到了名不见经传的不动峰。作为一匹黑马,对方显然是想走田忌赛马的方式,只用前三局拿下胜利。

    显然,他们的战术很成功。除了双打二——因为忍足的意外出场,让他们没能顺利拿下第一局。但是,双打一和单打三的两场比赛,出赛的非正选队员和宍户亮都未能成功拿下,这两场,冰帝输给了不动峰。目前大比分,1:2。

    “迹部。”忍足来到迹部身边站定,“被幸村他们说中了。”

    若不是来自幸村和白石的提醒,冰帝恐怕真的要在这里狠狠跌一跤。毕竟,谁能想到,一个曾经全国级别的球员,会改头换面来到一个前所未闻的校队。改变巨大的橘吉平,连迹部第一眼望去都没有认出来。

    “啊嗯。”迹部抚着眼角,目送单打二的桦地上场,“宍户身为正选,居然输了比赛,可以跟教练说一声,把他除名了。”

    “真是不留情面啊。”忍足耸了耸肩,“那么,他的名额给谁?”

    “下周把慈郎给我叫来,实在不行让桦地把他给搬过来。”熟知小绵羊本性的帝王语气冷硬,忍足会意地一笑,随即应了声。

    球场上,帝王寡言的守护者,为冰帝拿下了这一局的胜利。很快,单打一,上场的泷荻之介轻松拿下了终局胜利,不动峰只能遗憾进入复活赛。由此,冰帝网球队成功晋升都大会四强,拿到了关东大赛的入场券。

    “是吗?好的,我会转告他这个消息的。”风华挂断来自冰帝的电话,将视线投向正在绕着网球场跑圈的正选队员。

    “喂~小伙子们,都打起精神来!听着,三十圈后,每一圈都要在一分钟内完成,没有达到要求的话,你们知道后果的吧?!”

    “是!!!”

    听到风华声音的一众队员咬紧牙关,愈发用力地摆动双手、迈开双腿,他们迅疾的速度,让周围自由练习的部员惊叹不已。

    “不愧是正选,在体力严重消耗的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的爆发力!”

    “可怕,看风教练的表情,似乎还没有完……”

    果不其然,在跑圈的训练结束后,风华直接点名,“桑原,东堂,一号球场准备。”

    “哎?”田沼有些诧异,他们这些准正选可是没有参加跑圈的,“这对桑原前辈来说,是不是有些不太公平?”

    “小家伙,世界上可没有绝对公平的比赛。”

    风华将早就准备好的葡萄汁扔给文太和仁王,体力上半斤八两的两人,比起周围的其他人,状态完全是差了一大截。

    “仁王,丸井,十分钟后,二号球场准备。”

    “puri……”

    “……是。”

    “桑原的体力很好,但是在如何合理分配上存在一定的劣势,尤其他还是文太的搭档。如果对上精于计算的对手,将会出现难以预测的结果。”柳合上笔记本,“您是想测试一下这点吧?”

    风华抱着手肘,并没有反驳这一点,她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对了,小赤也呢,怎么还没来?他有请假吗?”

    真田和柳对视一眼,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我们再打几个电话试试。”

    而某处不知名的路口,因为在公交上睡着而坐过站的切原,迷迷糊糊地下了车。他看着眼前陌生的道路,逐渐陷入了迷茫。

    偶尔有路过的好心人发觉了他的窘境,于是问道:“孩子,你是迷路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打电话,让人把你接到安全的地方?”

    切原注视着手机记录中,来自真田副部长、柳前辈,甚至是风教练的数个未接电话,心底就像还剩半格电的手机,瞬间变得哇凉哇凉的。

    “安全?我觉得这里就挺安全的qaq!”

    ()

    “白石那家伙是怎么回事?”

    迹部是真的很想当做没看见的。

    但从他们还在俱乐部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他们到了吃饭的地方,白石的眼神还总在幸村和自己之间游移不定,就好像有什么想说的,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小景,”就坐在迹部旁边的幸村单手撑着侧脸,“今年的都大会,你们还是只打算派非正选上场吗?”

    “啊嗯?你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不敢当。”幸村仍旧是笑眯眯的,看得迹部有些怪难受,“虽然不是很想干涉你和榊教练的排兵布阵……小景,你想不想和我打个赌?”

    “哈?”迹部扯了扯嘴角,幸村什么时候有的这个爱好?

    而早在幸村开口的那一瞬间,本来还在纠结的白石,就以要照顾小金为由遁走了。比起其他热热闹闹混在一起玩的队员,幸村、迹部两人所在的桌面上,就只剩下了忍足和柳。

    好奇观望着两位部长打机锋,忍足回过头,又看了眼神情自若的立海大军师,“我说,柳君,你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可以透露一点吗?”

    柳正吃着汤豆腐,听忍足这么说他也没有感到意外。他放下碗筷,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忍足君,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上场打一次双打?”

    “双打?”猜到什么的忍足挑眉,“都大会的哪一场?”

    “八强赛。”如果柳没有推测失误,那么,冰帝即将在八强和不动峰撞上。事实上,和能闯进全国大赛的冰帝比起来,不动峰再强也只是刚成立不久的社团,想要赢下必然要做一定的特殊安排。

    众所周知,作为冰之帝王,迹部景吾的行事风格是骄傲洒脱的,对普通的角色几乎从不会放在心上……有心人自然不会忘记利用这一点。

    眼见和幸村说话的迹部并没有否决这个提议,忍足扶了扶眼镜框,“我明白了,多谢。”

    ……

    数日后,东京都大会,冰帝果然在八强赛遇到了名不见经传的不动峰。作为一匹黑马,对方显然是想走田忌赛马的方式,只用前三局拿下胜利。

    显然,他们的战术很成功。除了双打二——因为忍足的意外出场,让他们没能顺利拿下第一局。但是,双打一和单打三的两场比赛,出赛的非正选队员和宍户亮都未能成功拿下,这两场,冰帝输给了不动峰。目前大比分,1:2。

    “迹部。”忍足来到迹部身边站定,“被幸村他们说中了。”

    若不是来自幸村和白石的提醒,冰帝恐怕真的要在这里狠狠跌一跤。毕竟,谁能想到,一个曾经全国级别的球员,会改头换面来到一个前所未闻的校队。改变巨大的橘吉平,连迹部第一眼望去都没有认出来。

    “啊嗯。”迹部抚着眼角,目送单打二的桦地上场,“宍户身为正选,居然输了比赛,可以跟教练说一声,把他除名了。”

    “真是不留情面啊。”忍足耸了耸肩,“那么,他的名额给谁?”

    “下周把慈郎给我叫来,实在不行让桦地把他给搬过来。”熟知小绵羊本性的帝王语气冷硬,忍足会意地一笑,随即应了声。

    球场上,帝王寡言的守护者,为冰帝拿下了这一局的胜利。很快,单打一,上场的泷荻之介轻松拿下了终局胜利,不动峰只能遗憾进入复活赛。由此,冰帝网球队成功晋升都大会四强,拿到了关东大赛的入场券。

    “是吗?好的,我会转告他这个消息的。”风华挂断来自冰帝的电话,将视线投向正在绕着网球场跑圈的正选队员。

    “喂~小伙子们,都打起精神来!听着,三十圈后,每一圈都要在一分钟内完成,没有达到要求的话,你们知道后果的吧?!”

    “是!!!”

    听到风华声音的一众队员咬紧牙关,愈发用力地摆动双手、迈开双腿,他们迅疾的速度,让周围自由练习的部员惊叹不已。

    “不愧是正选,在体力严重消耗的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的爆发力!”

    “可怕,看风教练的表情,似乎还没有完……”

    果不其然,在跑圈的训练结束后,风华直接点名,“桑原,东堂,一号球场准备。”

    “哎?”田沼有些诧异,他们这些准正选可是没有参加跑圈的,“这对桑原前辈来说,是不是有些不太公平?”

    “小家伙,世界上可没有绝对公平的比赛。”

    风华将早就准备好的葡萄汁扔给文太和仁王,体力上半斤八两的两人,比起周围的其他人,状态完全是差了一大截。

    “仁王,丸井,十分钟后,二号球场准备。”

    “puri……”

    “……是。”

    “桑原的体力很好,但是在如何合理分配上存在一定的劣势,尤其他还是文太的搭档。如果对上精于计算的对手,将会出现难以预测的结果。”柳合上笔记本,“您是想测试一下这点吧?”

    风华抱着手肘,并没有反驳这一点,她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对了,小赤也呢,怎么还没来?他有请假吗?”

    真田和柳对视一眼,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我们再打几个电话试试。”

    而某处不知名的路口,因为在公交上睡着而坐过站的切原,迷迷糊糊地下了车。他看着眼前陌生的道路,逐渐陷入了迷茫。

    偶尔有路过的好心人发觉了他的窘境,于是问道:“孩子,你是迷路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打电话,让人把你接到安全的地方?”

    切原注视着手机记录中,来自真田副部长、柳前辈,甚至是风教练的数个未接电话,心底就像还剩半格电的手机,瞬间变得哇凉哇凉的。

    “安全?我觉得这里就挺安全的qa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