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89章 第89章
    “怎么,你不是说过,你最不擅长对付记者的吗?”风华接过越前菜菜子递来的清茶,饶有兴致地翻阅着新一期的网球月刊,“这个井上记者应该是你的球迷吧,‘天衣无缝般的强大’,都快把你夸到天上去了……哦呦,居然还有小龙马,不过这个照片是不是放错了?”

    只见署名越前龙马的位置上,赫然贴着一个裹着绿色头巾的少年的照片,很明显不是她之前才见过的臭屁小孩。

    “唉……说得好像你不讨厌记者一样。”被妻子强行按到桌前招待客人的越前南次郎敢怒不敢言,只能一直维持着正经的坐姿。

    直到见妻子和侄女进了厨房忙活,瞬间松懈下来的他才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也许是吧。”

    相识多年,风华也不意外眼前人的态度,若是变得温和有礼了,那也就不是他越前南次郎了。

    “对了,怎么不见你家大儿子?”风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大抵是临近寺庙,越前宅四周绿荫环绕,葱蔚洇润。正值午后,除了偶尔响起的鸟啼,着实是一片泓峥萧瑟。在看过寺庙里的那片网球场后,风华更是觉得这里是个训练的好地方。不过,她感到奇怪的是,除了越前龙马,她在网球场内,竟是找不出第二个孩子存在过的痕迹。

    “难道……那孩子留在了国外?”

    “这么说也没错。”南次郎抽出儿子放在台面下的逗猫棒,竟是开始逗家里的猫。有着暹罗外形的喜马拉雅猫乖巧地坐在桌前,蓝色的眼睛如同清澈的蓝宝石,随着逗猫棒的晃动左右观望着。

    “年轻人么,总喜欢出去闯一闯。”

    风华挑眉,看南次郎这顾左右而言他的模样,她怎么都觉得不会是他说的那样。不过,既然他不愿意说,风华也就识趣地不问。

    “那龙马去青学,是那位龙崎教练邀请的?”

    “唔……那个老太婆啊~可惜,你猜错了。”南次郎伸了个懒腰,提起这个还有些悻悻,“是他自己选的,哼~少年人,年纪不大,脾气还挺不小的。”

    “活该。”风华面无表情地吐槽道,“就你这个态度,我没猜错的话,你和他打球的时候没少说风凉话吧?呵呵~小朋友没有丢下网球拍揍你一顿,我都想夸他一句有气度。”

    “啧!”南次郎牙根一酸,只觉得熟悉的感觉又涌上来了,“幸村夫人说话的本事不减当年啊~”

    “过奖,虽然说每个人的教育理念不尽相同,但是,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想雅纪一定会很乐意和你聊一聊的。”

    ‘那个狐狸一样的贵公子?’

    越前南次郎晃着脑袋,表示敬谢不敏,“难道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聊这些?”

    “怎么可能?”风华对从厨房探出头的伦子摆摆手,“正好精市要来医院复查,我路过就来看看。主要是想见见伦子酱,还有她提起过的侄女,你么……就是顺带。”

    “……”彳亍口巴。

    “那么,你儿子最近身体怎么样?”既然提起了,

    南次郎便顺口问了声。

    “自然是好多了。”

    提起幸村精市()?(),

    南次郎倒是想起来一件事()?(),

    “你儿子的网球?()??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是和你一起学的吧?怎么样()?(),

    来都来了,玩一局?”

    “和我打,你估计没法玩得痛快。”风华用指尖点了点桌面,“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家精市怎么样?”

    “嚯~~这才是你今天来的目的吧?”南次郎也提起了兴趣,“嗯……国中界第一的小家伙啊,应该会挺好玩的。”

    “玩?我家精市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小白兔。”风华觉得好笑,“南次郎,在你眼里,你家龙马也是个有趣的玩具吗?”

    尚在成长中的孩子,是非观和为人处世的能力还很薄弱。在风华看来,要成才,必先成人。若是不能以良好的态度引导,南次郎迟早会自食恶果。

    “龙马吗……”南次郎一声长叹,突然沉静下来的眼睛望向屋外,“他还差得远呢。”

    “所以你带他回来,是为了让他多锻炼一下?”想也知道,一举拿下数届全美公开赛冠军的孩子,除了南次郎,一定是很久没有人能让他尝到失利的滋味了。

    越前龙马,说到底也只是半只脚踏进了网球圈。因为他的父亲,他一出生就在别人费劲半生功夫才能抵达的罗马,说难听的,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无疑是个失败者。往往有些时候,过程是比结果更重要的。而这些,是越前南次郎在一时之间给不了他的。

    风华摇摇头,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该羡慕一下对方的好运气,“算你走运,青学今年还真有一个可以带带他的孩子。”

    “嗯?”南次郎回过神,“是你认识的人?”

    “是手冢家的孩子,”风华点头,只要她想,向来都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说得夸张点,当年的霓虹贵妇圈,有大半都是她的友人,“国光的水平很不错,精市也说过,他、景吾还有藏琳,都是不错的对手……留在青学,说不定都是在耽误他。”

    “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点想见见他了。”南次郎摸了摸下巴,“那个小孩的性格怎么样?”

    “警察世家的孩子,你说呢?你搞不定的。”努力忍笑失败的风华,尽量让自己不要笑得太大声。

    ……

    而幸村这里,因为和白石约好了要和四天宝寺打练习赛,正好他要来东京的医院复查,他们便把见面的地点约在了东京的网球俱乐部。当然,是迹部大少爷名下的产业,幸村有会员卡的那种。

    他刚打了电话预约场地,俱乐部那边就收到了迹部的电话。很快,偌大的场地清空,静待着两队网球少年的到来。

    而且——

    “我说幸村,你们都给我等着,本大爷稍后就到。”

    接到电话的幸村和白石对视了一眼。

    白石无奈地一摊手,“我们好像没有拒绝的余地?”

    “说的也是。”幸村笑着点头。

    而在他们身后,两校间的练习赛已然拉开帷幕。第一局,代表

    立海出战的,是刚入队的一年级新生维克多·瓦西里耶夫,他在不久前的地区预选赛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且,有着明显欧罗巴人种特征的混血少年身材挺拔,就算和来自四天宝寺、身高接近一九的石田银站在一起,也丝毫不显得逊色。

    (s)?()

    作为同样在预选赛上崭露头角的新生,浦山椎太此时正兴奋地站在场外,为小伙伴加油鼓劲。

    ()?()

    只能说风华教练的到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社团在招新时对外籍和混血儿的偏见,如此这般,也让一直招收海外学生的立海发挥了不小的优势。

    ()?()

    “东京地区预选赛的视频,你看过了吗?”虽然仍旧是派新人出战地区预选赛,立海不负王者之名,轻松拿下了首胜,但白石认为,以风伯母的谨慎,他们不会没有关注其他地区的比赛情况。

    ?本作者丹墨未书提醒您最全的《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尽在[#?],域名[(.)]?㈦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

    被问到的幸村微微偏过头,“你是指,不动峰吗?”

    “果然,你也发现啦~”白石笑得爽朗,“因为去年被禁赛,他们今年是第一次出场,可是惊到了不少人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有个队员的名字,和你们这位石田君很像。”

    “咳咳……你猜得没错,他们是兄弟。”白石挠了挠脸颊,也是这个缘故,让他远在关西都收获了不少情报。

    恐怕不止这个吧……

    幸村望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千岁千里,他不会看错的。尽管从录像中看外貌变化很大,但是不动峰的那位部长,无疑就是他们曾遇到过的那位。

    白石清了清嗓子,“那么,你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消息,等小景到了,你或许该和他说一声。”幸村挑眉,就差直接说他们立海在神奈川,而且实力强、无所畏惧了。

    白石:我早该习惯的jpg

    大概是有部长带头,在他俩不远处,即便有陌生的面孔在,还没有上场的立海、以及四天宝寺的队员还是很快混在了一起。

    “你说什么?用大阪烧下饭?!”听完远山金太郎的介绍,本来还兴致勃勃的文太一惊,嘴里的泡泡糖差点都掉了出来。

    文太抹了把脸,讲真的,玩归玩闹归闹,别拿食物开玩笑。

    “对呀对呀~真的很好吃的!”恍然不觉文太的诧异,似乎是想起了大阪烧的滋味,一向粗神经的小金没忍住吸了吸口水,“用章鱼烧来下饭也行!”

    “不行不行。”文太听了直摇头,深觉接受不了这个搭配。“我还是吃风教练给我特制的黄瓜薯片吧!”

    “那用饭来下章鱼烧呢?”一氏裕次一脸正经地建议道。

    和文太坐在一起的切原满脸震惊,手里的脱脂牛奶差点没拿稳,“哈?!你们认真的??”

    “你倒是吐槽呀,我们在抛梗给你呢~”金色小春扭了扭身体,顺便还朝真田所在的方向抛了个媚眼。

    真田:麻木jpg

    忍足谦也搓着手,好心解释了一下,“很简单的,记住一句话——‘なんでやねん(什么鬼)!’关西人无论说什么,你回一

    句这个就k了。”

    “对呀对呀!要入乡随俗嘛!”小金蹦蹦跳跳地回道。

    “なんでやねん~~”玩闹心上来的仁王附和了一句,“这里可不是关西。”

    “哈哈哈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

    “……总感觉乱入了什么漫才现场。”文太捂着额头吐槽道,柳生擦了擦镜片,对此不做评价。

    “原来如此,不愧是大阪人,得到了不错的数据。”这是奋笔疾书中的柳。

    哑然围观中的桑原,脑后慢慢淌下一滴冷汗,“这都是些什么无聊的话题……”

    ……

    一个小时后,见说好要来的迹部迟迟未到,打算出去走走的幸村便决定去迎一迎,同样空闲的白石和他一起。

    “放开我!”

    “喂喂~别这么不讲信用啊?”熟悉的华丽声线,几乎是在瞬间吸引了本在交谈的幸村和白石。

    白石忍住掏耳朵的冲动,“我没听错吧?那是迹部的声音?”

    “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同时听错。”幸村笑得意味深长,“去看看吧,究竟是什么事情绊住了小景的脚步。”

    于是,来得稍晚的两人,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场上、由堪称‘调戏’而引起的冲突上时,他们根本不需要掩藏踪迹。两人就站在球场边的最高处,正大光明地看完了这一场闹剧。

    “原来小景喜欢这种风格的女孩吗?”对于迹部看似在强迫女孩约会的戏码,了解好友性格的幸村看热闹看得兴趣盎然。

    “哦呀~迹部这样真的可以吗?也太不温柔了吧。”明明是最不擅长处理搭讪的白石,此时却煞有其事地为迹部担忧道:“这样子就像是个反派嘛!刚来的那两个,是不动峰的神尾和青学的桃城吧?”

    到底是年轻人,容易热血上头。只能说,真的是好一出英雄救美的大戏呢。

    “啊~这就是青春吗?estasy~~”

    还好两支校队的队员没有跟来,否则他们一定会极为震撼地发现,以温柔、善解人意著称的两位部长,在看到友人堪称黑历史的瞬间时,露出的是名为看好戏的笑容。

    “可惜,没有把仁王的摄录机带来。”幸村深感遗憾,不然他一定要把这一幕拍下来,然后分享给迹部伯母。

    还坐在场上看着桦地打比赛的迹部背后一凉,‘怎么有种不华丽的预感?!’

    很快,随着桃城的一记‘自杀式’回击,本来只想玩玩的迹部有些意外,他出声喊住了想回击的桦地,“够了。”一直坐着没动弹的大少爷终于是直起了身子,“今天就算我认输,你叫什么名字?”

    “青春学园二年级,桃城武。”成功救场的少年意气风发,“请多指教,那么你呢?”

    “冰帝学园三年级,迹部景吾。”

    和桃城临时搭档的神尾正想介绍自己,并不想浪费时间的迹部转过身,直接打算挥手告别。然而,他一抬头,却看见了站在高处的两位好友。一个温柔似水,一个温

    润如玉,对着他笑得格外灿烂。

    迹部景吾:……失算了。

    “没想到,我还能看见小景主动认输的一天。”

    幸村真情实感地说道。

    桃城武,刚刚他那一球,其实是对着迹部的脸打的吧?要不然最重视迹部的桦地,也不会生气地要把球往桃城肚子上打……

    幸村觉得有趣极了,敢于挑战冰帝之王的威严,看来桃城是要被他牢牢记住了。

    迹部看了眼手上的手表,“啊嗯?你们的比赛结束了?”

    “是啊,所以看迹部你一直没到,我们就出来找你了,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白石托着下巴,煞有其事地叹了口气,“看来,我和幸村来得太不巧了。”

    迹部抚了抚眼角的泪痣,“啊嗯,这只是个华丽的小意外。既然你们都来了,本大爷自然不会拒绝你们的邀请。桦地,走了。”

    “usu!”

    在大高个勇士的追随下,金发的冰帝之王转身离去。手上缠着绷带的茶发友人轻轻一笑,也跟着离开。最后离开的,是披着外套的鸢尾紫发色的少年,他的面容有着难以用语言形容的东方古韵,俊雅非凡,然而他的眼神却很有力量。只是轻飘飘的一眼,便让场上的几人感受到庞大的威压。

    “那是……谁?”桃城和神尾咽了咽口水,去年没能进入全国大赛的青学,以及成立并不久的不动峰,并不能一眼认出和迹部同行的两人。

    但作为不动峰网球部的经理,橘杏把国内能找到的所有网球球员的资料,都牢牢记在了心里。

    ‘那绷带,难道是……可是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在关西?还有那位……这太要命了。’橘杏咬紧下唇,虽然这两位的详细资料她没能拿到手,但是基本的一些信息她还是了然于心的。

    全国第一的王者、立海大的幸村精市,以及去年的全国亚军、四天宝寺的部长白石藏之介,再加上冰帝的迹部景吾。关东和关西的顶尖强者同时聚在一起,而且看起来刚打过比赛,关系很不错的样子。这对包括不动峰在内的所有其他队伍来说,都不是个好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