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84章 第84章
    随着病情的发展,幸村所接受的治疗也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主治医生给他换了新药。然而,开始的这几天,他对新药的反应极为剧烈。

    他那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即便是隔着厚厚的门板,在走廊里等着的人都能清晰地听到。

    柳提着文太为幸村特制的蛋糕,此时就站在病房外,若不是看到他突然睁开的眼睛,一起来的宋麒还以为,军师的内心就像他的表面那样平静。

    宋麒对自己的堂弟摇了摇头。

    刚才,也是宋麟最先察觉到不对劲,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切原的嘴巴,这会儿,切原和宋麟两个人还在柳身后不远处较着劲。

    没多久,似乎是缓了过来,柳动了动脚步,他转过头,对着一同前来的几人发出无声的暗示。接收到信号的宋麒点点头,随即拉着宋麟和切原,跟在柳身后离开了原地。

    直到走出去数十后,切原才挣脱了宋麟的辖制。他很是不开心地抱怨着,“真是的,宋麟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拦着我?我还想把我的成绩单给部长看呢!”他可是听见部长的声音了,他早就想好了,这第一次靠自己就考及格的消息,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部长的!

    “海~带头,果然不大机灵嘞。”被指责的宋麟一声长叹,然后身子一歪,躲过了切原愤怒的一击。

    “不许这么叫我!染红你啊!”

    “诶~啊~我好怕嘛!”宋麟敷衍地点点头,“果然,只有仁王前辈可以这么叫你,对吧?哎~~真羡慕。”

    “他也不行!”切原赤也,一秒切换暴躁形态。

    “好了。”宋麒感受到,来自柳的低气压愈演愈烈,他赶紧让后面两个家伙消停会儿,“我们出去走走,过一会儿再来看部长。”

    想想也是,骄傲如幸村,怎么会愿意让他们见到他如是狼狈的样子呢,哪怕是家人,也很难吧?

    ……

    十分钟后,幸村的病房门被打开,妹妹风雅眼眶红红地走进来,她身后,是先前把药送来的灰原哀,即宫野志保。

    “尼酱,好点了吗?”风雅拿过毛巾,替哥哥擦了擦额上疼出的冷汗。

    幸村看着妹妹,微笑着摇摇头。

    可能在外人眼里,被病痛折磨到脸色苍白的幸村,看起来还是原本霞姿月韵的模样,他的镇定自如,让病痛没有夺去他太多的风采。

    可是啊……哪怕告诉自己不要多想,风雅还是好几次从梦中惊醒。在她的梦里,总是健康的哥哥,带着氧气罩躺在床上,脆弱的像个绢人娃娃,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了。

    回到现实中,哥哥坐在病床上,那双眼里透出的,仍旧是温和包容的光彩,他看着风雅,好像在说‘没关系,别担心’。

    风雅抿紧嘴,连忙扭过头。她拿起一旁的水壶,“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病房的门,很快又关上了。

    幸村看着风雅离开的背影,笑容略显无奈。

    一直看着他们两兄妹不吭声的灰原,此时也坐了下来。她拿出随身携带的记录本,让幸村说一下服用解药后的反应。

    “效果不错,看来,我的思路是对的。”反应剧烈,也代表着药物起了效果,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幸村的状态出乎了她的意料,但也让她松了口气。

    她过去在组织,的确是负责研究了大部分药物,她对自己的能力也很有信心,但精神类的药物,她其实并未涉及太多。如果不是别无选择,她也不会逼自己闷头研究这么久。

    幸村看着眼前的女孩,虽然他知道,她就是宫野桑失踪的妹妹,并非是真正的小孩子,可是,他还是用着对待同龄人的温和语气和她说着话。

    “很感谢你,这些日子,你也很辛苦吧。抱歉,让你费心思了。”

    灰原动了动嘴角,她不是完全的冷硬心肠。这些日子以来,看着幸村这个原本出色的网球选手,在组织的侵害下,变得连普通人都不如……她不是没有过愧疚的。

    说起来,这些药物的诞生,也有她的一份力在。她不由得去想,她过去做出的那么多东西,是否在她不知道的角落,也曾悄无声息地夺走了其他人的健康和性命。

    听到幸村的道歉,灰原的心里并不好受。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却还要向她这个帮凶道歉。

    “为什么会这么想?”

    幸村的声音响起,灰原这才悚然意识到,自己将心里所想说了出来。

    “即便你过去身处怎样的黑暗之中,但在我看来,你的灵魂还是熠熠闪光的。”幸村示意灰原哀不必紧张。

    “说句实话,即使是我,也得承认,我如今能得到的一切,并非都是由我本人创造出来的,而是社会和家庭给予的。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在这个基础上,做出发自内心的选择。那么你呢?你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本心吗?”

    灰原有些茫然,她从未意识到这一点,或许也从未有机会去想过。

    见状,幸村继续说道:“其实并不是吧,很简单,你没有选择。说起来,我和你最大的不同,不过是出生在不一样的环境。除此以外,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所以,你不必看轻自己,也不必担上那些不属于你的负担。”

    “可是,做过的,终究是无法挽回,除非回到过去……可人是不能逆转时间的。”灰原的声音略显滞涩,也许,有些强烈的情感是难以用语言来诉说的。

    她的人生原本是晦暗无光的,直到那个雨夜——她狼狈地倒在地上,带着要找回姐姐的执念,被好心的博士捡回了家。在那之前,她只是雪莉,在那之后,她可以选择做灰原哀。

    可能吧,像姐姐说的,她是个内心温柔的人。可惜,她只能拿出坚强和冷漠来保护自己,因为,除了她自己,谁也帮不了她。

    就像步美说的,她觉得灰原同学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即便是笑着,眼睛里也没有笑意。然而,博士和侦探团的那群孩子,为她这个令人厌恶的、深海里的鲨鱼也留下了一处温暖的庇护所,让她得以在惨淡的世界中,窥见一丝属于人世间的色彩斑斓。

    “别着急。”幸村安慰她,“世界那么大,你的时间还很多。就算是愧疚,你也要给自己机会去弥补,不是吗?”

    是啊……

    灰原不是没有见过幸村之前的样子,明明连走路也开始变得费力,但少年从没有想过放弃。即便他要跌倒了,攥着网球的手,也紧紧地不曾放开。

    那情形,她现在想起来,也是历历在目。那时的幸村精市,他就好像一个被无数命运枷锁束缚的人,拼了命地向苍天发出怒吼,撕咬着、挣扎着,哪怕跌得伤痕累累,也绝不向命运屈服。

    只要见过那一幕的人,无不被他震撼着。旁人无法想象,这一个瘦弱的少年人身体里,究竟藏着多大的力量,他坚定且有毅力。

    或许,这就是信念的力量。

    看着这样的幸村,灰原才意识到,她能做的还有很多。

    而且……她摸了摸仍旧戴在发尾的玉饰,自从戴着这个后,她记忆中对于姐姐的印象,不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她越发清晰地记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

    灰原哀离开后,早就抵达医院的柳等人,也推开了属于部长的房门。幸村有些意外地看着四人,虽然柳并没有强制规定每次来看他的人数,但不出意外,也只会是排行榜第一的两人。

    注意到幸村的表情,柳解释道:“这一次是双打练习,风教练随机排的名单。”

    “原来如此。”幸村了然,不过,二队那边,宋氏兄弟能赢他不意外,正选这边……看着因为第一次来而有些兴奋的切原,幸村眨眨眼。

    ‘果然,文太和雅治是心软了吧!’

    柳淡定地点点头,肯定了幸村的猜想。

    “部长!听说你每年都会在情人节给部员写情书,明年你还会写吗?”宋麟挣开一直拉着他到处看的切原,直接跑到幸村身边问道。今年因为正赶上国内是春节假期,他们兄弟为了留下陪家人过元宵节,情人节那天并不在霓虹。

    ‘明明幸村去年和今年都有写给你……’没来得及拦住的宋麒看着弟弟,欲言又止……算了,大概又是被不爱看信件的弟弟丢到不知道哪个角落了,他还是回家帮忙找一找吧。

    “当然。”幸村不以为忤,笑着回答:“等明年,我用中文写给你们好不好?”

    “要得!”宋麟搓搓手,整个人就是一大写的期待,“部长应该知道我们的名字是怎么写的吧!”

    毕竟,日语中,宋的发音会和很多字相似,像是曹啊,庄啊……不过,宋麟也说过,“姓宋有什么不好的呢,别人问我姓什么的时候,我都会回答そうです,一语双关。”

    幸村有些无奈地看着宋麟,宋麒赶紧把弟弟按住,“你的话太多了!”

    “诶?是每个人都有吗?”切原也提起了兴趣,“不过,部长会不会太辛苦啊?”

    “嗯?不错嘛!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赤也居然也学会关心人了?”幸村挑眉,有些促狭地看向柳。

    柳顺着幸村的话头继续说了下去,“嗯,应该说,风教练居功至伟。”

    被最喜欢的两位前辈如此讨论,切原没忍住红了脸颊,“什么嘛!我以前有那么糟糕吗?”

    “哼哼~”幸村好整以暇地抱起胳膊,“赤也刚入学的时候非常无礼呢。”

    “的确呢,”要说宋麟的嘴啊,就没有一刻能够空闲下来,“你来那会儿的动静,我们在对面的球场都能听见。”

    眼见着宋麟又要和切原开始日常的‘小学生吵架’,宋麒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哥哥,忍着头痛开始劝架。

    柳坐在幸村身旁,静静看着这一切。

    “手术的时间,定下来了吧?”

    “嗯。”幸村笑了笑,他没说,却也没想着瞒住队员们,“就在下个月,圣诞节前后,也许我还能去学校考个试,再回来手术。”

    “精市。”

    幸村看着睁开眼睛的柳莲二,突然暗自感慨,自家军师的眼睛还是挺好看,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爱睁开呢?

    “那天,我们都会过来的。”

    “啊。”幸村愣了一秒,脸上的笑意随之变得越发温柔,“好啊,我等着大家。”

    ……

    圣诞节过后,街面上和节日有关的装饰品还没有完全撤去,冬天的精灵已然翩跹着身姿降临人间,大地被银装素裹,寒风也不甘落后。背着网球包的一众少年,顾不上眼前呼吸时喷出的白雾,只是不约而同地保持着静默。

    这一天,他们最重要的伙伴,即将迎来能改变人生的一场手术。

    他们在病房前,看到了一个戴着帽子的高挑身影,熟悉的下颌线让他们很快认出了这人。

    “风教练。”他们称呼道。

    风华转过身,在训练场上雷厉风行的教练,此刻难得换上了久违的温和笑容,“你们来啦?稍等一下吧,精市马上就要去手术室了。”

    ……的确没多久,幸村出现了。数日不见,他身上原本贴身的病服又好似空荡了许多。见状,切原的嘴一瘪,要不是真田就在旁边镇着,他真要当场哭出来。

    “好久不见了,大家。”幸村说。

    “好久不见,幸村。”仁王难得地表情严肃,柳生就在一旁,关切的眼神通过镜片,很快被幸村捕捉到。

    “幸村,放心,我们都会在这里的。”真田沉声道。

    “精市,立海等着你。”这是表情严肃的柳。

    “嗯,幸村,我们等着你!”文太坚定地看着幸村,幸村笑着点头。而有些词穷的桑原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只好是送上一个诚挚的眼神,只道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部长加油!我们可是很想念被大魔王统治的日子的!”口出惊人的神谷,立刻引起了众人侧目,风华没忍住笑出了声,“看来,我对你们还是太温柔了。”

    “哪有,您也很厉害的!”宋氏兄弟连忙补救。

    田沼:好像不如不救(欲言又止

    “对了,”幸村撑起身,“妈妈,父亲和妹妹是去接奶奶了吗?那外公外婆他们?”

    风华不解其意,以为儿子是想念几位老人了,“是的,他们马上就回来。至于你外婆他们,莫斯科下了场大雪,飞机晚点,他们便留在那里看望老朋友了。”

    “那就好。”幸村知道,若不是这场大雪,外公外婆也会飞来霓虹守着他。不知不觉间,有些事情,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放心,你就是睡一觉,”风华摸了摸儿子的头发,“我们大家都在,等你醒来,就能见到我们了。”

    “好啊。”

    幸村闭上眼,就和过去的无数个夜晚一样,迎来了黑甜的梦境。

    不过这一次,无边的黑暗似乎并不可怕,因为他知道,人间困苦历尽,还未泯灭希望,哪怕长夜漆黑,也将升起太阳。

    风停雪止,厚重的云朵慢悠悠飘远,旭旭金光冲破云霭洒落到地上,久违的冬日阳光,为大地带来新的生机。

    “看,太阳出来了!”切原兴奋地指了指窗外。

    等在手术室外的一众人,纷纷抬头看向天空,金色的光芒落在大家的脸上,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是啊,天亮了。”靠在雅纪的肩头,风华抱着女儿,心生感慨。

    神鸟金乌又一次施展了祂的慷慨,祂让被寒冬裹挟的人类可以站在光里。而只要迎着光走,阴霾也迟早会散去。

    ()

    随着病情的发展,幸村所接受的治疗也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主治医生给他换了新药。然而,开始的这几天,他对新药的反应极为剧烈。

    他那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即便是隔着厚厚的门板,在走廊里等着的人都能清晰地听到。

    柳提着文太为幸村特制的蛋糕,此时就站在病房外,若不是看到他突然睁开的眼睛,一起来的宋麒还以为,军师的内心就像他的表面那样平静。

    宋麒对自己的堂弟摇了摇头。

    刚才,也是宋麟最先察觉到不对劲,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切原的嘴巴,这会儿,切原和宋麟两个人还在柳身后不远处较着劲。

    没多久,似乎是缓了过来,柳动了动脚步,他转过头,对着一同前来的几人发出无声的暗示。接收到信号的宋麒点点头,随即拉着宋麟和切原,跟在柳身后离开了原地。

    直到走出去数十后,切原才挣脱了宋麟的辖制。他很是不开心地抱怨着,“真是的,宋麟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拦着我?我还想把我的成绩单给部长看呢!”他可是听见部长的声音了,他早就想好了,这第一次靠自己就考及格的消息,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部长的!

    “海~带头,果然不大机灵嘞。”被指责的宋麟一声长叹,然后身子一歪,躲过了切原愤怒的一击。

    “不许这么叫我!染红你啊!”

    “诶~啊~我好怕嘛!”宋麟敷衍地点点头,“果然,只有仁王前辈可以这么叫你,对吧?哎~~真羡慕。”

    “他也不行!”切原赤也,一秒切换暴躁形态。

    “好了。”宋麒感受到,来自柳的低气压愈演愈烈,他赶紧让后面两个家伙消停会儿,“我们出去走走,过一会儿再来看部长。”

    想想也是,骄傲如幸村,怎么会愿意让他们见到他如是狼狈的样子呢,哪怕是家人,也很难吧?

    ……

    十分钟后,幸村的病房门被打开,妹妹风雅眼眶红红地走进来,她身后,是先前把药送来的灰原哀,即宫野志保。

    “尼酱,好点了吗?”风雅拿过毛巾,替哥哥擦了擦额上疼出的冷汗。

    幸村看着妹妹,微笑着摇摇头。

    可能在外人眼里,被病痛折磨到脸色苍白的幸村,看起来还是原本霞姿月韵的模样,他的镇定自如,让病痛没有夺去他太多的风采。

    可是啊……哪怕告诉自己不要多想,风雅还是好几次从梦中惊醒。在她的梦里,总是健康的哥哥,带着氧气罩躺在床上,脆弱的像个绢人娃娃,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了。

    回到现实中,哥哥坐在病床上,那双眼里透出的,仍旧是温和包容的光彩,他看着风雅,好像在说‘没关系,别担心’。

    风雅抿紧嘴,连忙扭过头。她拿起一旁的水壶,“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病房的门,很快又关上了。

    幸村看着风雅离开的背影,笑容略显无奈。

    一直看着他们两兄妹不吭声的灰原,此时也坐了下来。她拿出随身携带的记录本,让幸村说一下服用解药后的反应。

    “效果不错,看来,我的思路是对的。”反应剧烈,也代表着药物起了效果,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幸村的状态出乎了她的意料,但也让她松了口气。

    她过去在组织,的确是负责研究了大部分药物,她对自己的能力也很有信心,但精神类的药物,她其实并未涉及太多。如果不是别无选择,她也不会逼自己闷头研究这么久。

    幸村看着眼前的女孩,虽然他知道,她就是宫野桑失踪的妹妹,并非是真正的小孩子,可是,他还是用着对待同龄人的温和语气和她说着话。

    “很感谢你,这些日子,你也很辛苦吧。抱歉,让你费心思了。”

    灰原动了动嘴角,她不是完全的冷硬心肠。这些日子以来,看着幸村这个原本出色的网球选手,在组织的侵害下,变得连普通人都不如……她不是没有过愧疚的。

    说起来,这些药物的诞生,也有她的一份力在。她不由得去想,她过去做出的那么多东西,是否在她不知道的角落,也曾悄无声息地夺走了其他人的健康和性命。

    听到幸村的道歉,灰原的心里并不好受。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却还要向她这个帮凶道歉。

    “为什么会这么想?”

    幸村的声音响起,灰原这才悚然意识到,自己将心里所想说了出来。

    “即便你过去身处怎样的黑暗之中,但在我看来,你的灵魂还是熠熠闪光的。”幸村示意灰原哀不必紧张。

    “说句实话,即使是我,也得承认,我如今能得到的一切,并非都是由我本人创造出来的,而是社会和家庭给予的。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在这个基础上,做出发自内心的选择。那么你呢?你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本心吗?”

    灰原有些茫然,她从未意识到这一点,或许也从未有机会去想过。

    见状,幸村继续说道:“其实并不是吧,很简单,你没有选择。说起来,我和你最大的不同,不过是出生在不一样的环境。除此以外,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所以,你不必看轻自己,也不必担上那些不属于你的负担。”

    “可是,做过的,终究是无法挽回,除非回到过去……可人是不能逆转时间的。”灰原的声音略显滞涩,也许,有些强烈的情感是难以用语言来诉说的。

    她的人生原本是晦暗无光的,直到那个雨夜——她狼狈地倒在地上,带着要找回姐姐的执念,被好心的博士捡回了家。在那之前,她只是雪莉,在那之后,她可以选择做灰原哀。

    可能吧,像姐姐说的,她是个内心温柔的人。可惜,她只能拿出坚强和冷漠来保护自己,因为,除了她自己,谁也帮不了她。

    就像步美说的,她觉得灰原同学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即便是笑着,眼睛里也没有笑意。然而,博士和侦探团的那群孩子,为她这个令人厌恶的、深海里的鲨鱼也留下了一处温暖的庇护所,让她得以在惨淡的世界中,窥见一丝属于人世间的色彩斑斓。

    “别着急。”幸村安慰她,“世界那么大,你的时间还很多。就算是愧疚,你也要给自己机会去弥补,不是吗?”

    是啊……

    灰原不是没有见过幸村之前的样子,明明连走路也开始变得费力,但少年从没有想过放弃。即便他要跌倒了,攥着网球的手,也紧紧地不曾放开。

    那情形,她现在想起来,也是历历在目。那时的幸村精市,他就好像一个被无数命运枷锁束缚的人,拼了命地向苍天发出怒吼,撕咬着、挣扎着,哪怕跌得伤痕累累,也绝不向命运屈服。

    只要见过那一幕的人,无不被他震撼着。旁人无法想象,这一个瘦弱的少年人身体里,究竟藏着多大的力量,他坚定且有毅力。

    或许,这就是信念的力量。

    看着这样的幸村,灰原才意识到,她能做的还有很多。

    而且……她摸了摸仍旧戴在发尾的玉饰,自从戴着这个后,她记忆中对于姐姐的印象,不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她越发清晰地记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

    灰原哀离开后,早就抵达医院的柳等人,也推开了属于部长的房门。幸村有些意外地看着四人,虽然柳并没有强制规定每次来看他的人数,但不出意外,也只会是排行榜第一的两人。

    注意到幸村的表情,柳解释道:“这一次是双打练习,风教练随机排的名单。”

    “原来如此。”幸村了然,不过,二队那边,宋氏兄弟能赢他不意外,正选这边……看着因为第一次来而有些兴奋的切原,幸村眨眨眼。

    ‘果然,文太和雅治是心软了吧!’

    柳淡定地点点头,肯定了幸村的猜想。

    “部长!听说你每年都会在情人节给部员写情书,明年你还会写吗?”宋麟挣开一直拉着他到处看的切原,直接跑到幸村身边问道。今年因为正赶上国内是春节假期,他们兄弟为了留下陪家人过元宵节,情人节那天并不在霓虹。

    ‘明明幸村去年和今年都有写给你……’没来得及拦住的宋麒看着弟弟,欲言又止……算了,大概又是被不爱看信件的弟弟丢到不知道哪个角落了,他还是回家帮忙找一找吧。

    “当然。”幸村不以为忤,笑着回答:“等明年,我用中文写给你们好不好?”

    “要得!”宋麟搓搓手,整个人就是一大写的期待,“部长应该知道我们的名字是怎么写的吧!”

    毕竟,日语中,宋的发音会和很多字相似,像是曹啊,庄啊……不过,宋麟也说过,“姓宋有什么不好的呢,别人问我姓什么的时候,我都会回答そうです,一语双关。”

    幸村有些无奈地看着宋麟,宋麒赶紧把弟弟按住,“你的话太多了!”

    “诶?是每个人都有吗?”切原也提起了兴趣,“不过,部长会不会太辛苦啊?”

    “嗯?不错嘛!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赤也居然也学会关心人了?”幸村挑眉,有些促狭地看向柳。

    柳顺着幸村的话头继续说了下去,“嗯,应该说,风教练居功至伟。”

    被最喜欢的两位前辈如此讨论,切原没忍住红了脸颊,“什么嘛!我以前有那么糟糕吗?”

    “哼哼~”幸村好整以暇地抱起胳膊,“赤也刚入学的时候非常无礼呢。”

    “的确呢,”要说宋麟的嘴啊,就没有一刻能够空闲下来,“你来那会儿的动静,我们在对面的球场都能听见。”

    眼见着宋麟又要和切原开始日常的‘小学生吵架’,宋麒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哥哥,忍着头痛开始劝架。

    柳坐在幸村身旁,静静看着这一切。

    “手术的时间,定下来了吧?”

    “嗯。”幸村笑了笑,他没说,却也没想着瞒住队员们,“就在下个月,圣诞节前后,也许我还能去学校考个试,再回来手术。”

    “精市。”

    幸村看着睁开眼睛的柳莲二,突然暗自感慨,自家军师的眼睛还是挺好看,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爱睁开呢?

    “那天,我们都会过来的。”

    “啊。”幸村愣了一秒,脸上的笑意随之变得越发温柔,“好啊,我等着大家。”

    ……

    圣诞节过后,街面上和节日有关的装饰品还没有完全撤去,冬天的精灵已然翩跹着身姿降临人间,大地被银装素裹,寒风也不甘落后。背着网球包的一众少年,顾不上眼前呼吸时喷出的白雾,只是不约而同地保持着静默。

    这一天,他们最重要的伙伴,即将迎来能改变人生的一场手术。

    他们在病房前,看到了一个戴着帽子的高挑身影,熟悉的下颌线让他们很快认出了这人。

    “风教练。”他们称呼道。

    风华转过身,在训练场上雷厉风行的教练,此刻难得换上了久违的温和笑容,“你们来啦?稍等一下吧,精市马上就要去手术室了。”

    ……的确没多久,幸村出现了。数日不见,他身上原本贴身的病服又好似空荡了许多。见状,切原的嘴一瘪,要不是真田就在旁边镇着,他真要当场哭出来。

    “好久不见了,大家。”幸村说。

    “好久不见,幸村。”仁王难得地表情严肃,柳生就在一旁,关切的眼神通过镜片,很快被幸村捕捉到。

    “幸村,放心,我们都会在这里的。”真田沉声道。

    “精市,立海等着你。”这是表情严肃的柳。

    “嗯,幸村,我们等着你!”文太坚定地看着幸村,幸村笑着点头。而有些词穷的桑原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只好是送上一个诚挚的眼神,只道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部长加油!我们可是很想念被大魔王统治的日子的!”口出惊人的神谷,立刻引起了众人侧目,风华没忍住笑出了声,“看来,我对你们还是太温柔了。”

    “哪有,您也很厉害的!”宋氏兄弟连忙补救。

    田沼:好像不如不救(欲言又止

    “对了,”幸村撑起身,“妈妈,父亲和妹妹是去接奶奶了吗?那外公外婆他们?”

    风华不解其意,以为儿子是想念几位老人了,“是的,他们马上就回来。至于你外婆他们,莫斯科下了场大雪,飞机晚点,他们便留在那里看望老朋友了。”

    “那就好。”幸村知道,若不是这场大雪,外公外婆也会飞来霓虹守着他。不知不觉间,有些事情,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放心,你就是睡一觉,”风华摸了摸儿子的头发,“我们大家都在,等你醒来,就能见到我们了。”

    “好啊。”

    幸村闭上眼,就和过去的无数个夜晚一样,迎来了黑甜的梦境。

    不过这一次,无边的黑暗似乎并不可怕,因为他知道,人间困苦历尽,还未泯灭希望,哪怕长夜漆黑,也将升起太阳。

    风停雪止,厚重的云朵慢悠悠飘远,旭旭金光冲破云霭洒落到地上,久违的冬日阳光,为大地带来新的生机。

    “看,太阳出来了!”切原兴奋地指了指窗外。

    等在手术室外的一众人,纷纷抬头看向天空,金色的光芒落在大家的脸上,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是啊,天亮了。”靠在雅纪的肩头,风华抱着女儿,心生感慨。

    神鸟金乌又一次施展了祂的慷慨,祂让被寒冬裹挟的人类可以站在光里。而只要迎着光走,阴霾也迟早会散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