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72章 第72章
    等幸村带着一群嚷着要吃烤肉的队员们从球场出来,还没进烤肉店,他们就和四天宝寺的队员碰见了,这会子的他们正在停车场上啃西瓜。

    他们过来的时候,正赶上忍足谦也为输了关键局懊恼难过的关头。不仅是白石,四天宝寺的上一任部长,已经升上高中的平善之都在场,他借着请大家吃西瓜的由头,安慰着这群或多或少内心带着遗憾的学弟们。

    和其他在开开心心分西瓜的队员不同,谦也的心里负担是最重的。他的抑郁状态,甚至是吸引来一个颇为跳脱的红发男孩,“虽然输了比赛很可惜,但是也不要哭嘛~”

    “如果我没有输掉,原哲也前辈上场,前辈赢了之后再是由白石你上场……说不定就能赢下比赛了。”这种事情根本不能去想,没发生过的事情,没有人能保证结果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谦也的负罪感让他止不住往好的那边去想象,再然后,给自己的内心加上更为繁重的枷锁。

    “这种事情,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有用了。”白石淡笑着,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温柔语调,反而让谦也更难接受。

    “输了就完了,什么都结束了……白石,你为了胜利,即便是无聊的打法也一直坚持着。如果我获胜了,让如此执着于胜利的你上场的话……没能让你上场是我的错!”

    原来谦也是这么想的吗?

    白石有些无奈,“即使是我,也无法保证这场比赛的胜利啊。”他的对手,可是那个幸村精市啊。未曾有过败绩的常胜王者,哪怕白石对自己有着十足的信心,他也不敢说,自己一定就能是战胜王者的那个人。

    “——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冷静啊!你对我发些脾气啊!这样我还能好受些!”但是谦也并不知道白石的想法,面对白石的淡然,谦也的负面情绪反而更剧烈了。

    好在,这个时候,看不下去的平善之出场了,他把原哲也的故事讲给了小学弟听,“很不甘心吧?可是,有人比你更不甘心啊。”

    “明明已经打定主意要和毛利打一场的他,为什么还是把机会留给了你……这是原留给你们解答的问题。”

    ……

    “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幸村早就看见和谦也坐在一边的白石了,要不是他们恢复得快,为了避开明显是在处理队员情绪的白石,幸村都想改道去别的地方了。

    “啊~~是真田君!一年不见越发像个好男人了!”

    幸灾乐祸的仁王:噗——

    真田惊恐地看着向自己跑来的金色小春,‘什么东西跑过来了啊啊啊啊啊!’

    “啊,是幸村啊。”白石揉了把脸,努力忽略了背景音中、小春对真田的真情告白。比赛结束后,幸村忙着和一大群人说话,他都没有来得及多和他讲几句,“还没跟你说一声恭喜,立海成功连冠了。”

    “多谢。”幸村笑着颔首,他看向一直在和自己队员打眼神官司的谦也,“说起来,也是很久没有和白石你正式打一场了。”

    一露面就被平善之和原哲也围住的毛利拼命挣扎,“小部长!”他真的只是来吃饭的!早知道会这样,他就跟着部长爸妈他们一起提前走了!

    白石秒懂了幸村的意思,他回头看了眼四天宝寺的大家,就是一向清冷的财前都表现得跃跃欲试。

    白石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性子,立马同意了幸村的提议,“早就羡慕你和迹部他们有机会合训了。我们难得从关西来一趟,似乎不来一场比赛都说不过去啊。”

    “太好了!”这是迫不及待要打球的切原,要不是需要被柳盯着写做作业,他早就和宋氏兄弟,以及东堂、神谷他们一起回去了。原本还很是不爽这个安排的切原,此刻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抱怨,他兴冲冲地往对面的队伍里瞟了几眼,挑选着自己想要的对手。

    预感自己又要成为带孩子的那一个,桑原再次无声地叹气。

    “那就说定了,先吃饭吧,吃完后继续我们没来得及打完的比赛。”幸村迅速拍板,正困扰于小春和裕次纠缠的真田反应不能,而另一个能阻止幸村的柳,则是抱着から

    メモリ一ズ·エッグをいただきに参上する

    世纪末の魔术师怪盗キッド

    由黄昏的狮子到拂晓的少女

    当没有秒针的时钟走到第十二个字的时候

    我将从发光的天空楼阁降临

    收下回忆之蛋

    世纪末的魔术师怪盗基德参上

    “原来是这个小偷要来啊,所以呢,园子怎么想到要邀请我和雅纪来?”拿着怪盗寄来的预告函,风华饶有兴趣地问了声。

    就在她的身旁,幸村雅纪正捧着一本法文在看。听见妻子的这句话,他也只是轻笑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所谓的“回忆之卵”,他此刻还戴着金色细边框的眼镜,让他看上去比平时更加内敛克制。

    只能说是子肖其父,同样喜欢在看书时戴眼镜的幸村,在园子看来,和此时的伯父很是相像。

    果然是一家子的美人!园子在心底感慨了这么一句,随即又将视线转回风华身上。

    “因为我觉得伯母很聪明啊,有您在的话,说不定可以帮我见到基德様呢~”

    风华被园子的言行逗笑了,“看来我要是不做点什么,似乎对不起你对我的这句评价啊~”

    “真的假的?!”好久没见到风华的服部平次很是惊讶,他悄声问了同样惊诧的柯南一句,“喂,工藤,我怎么感觉风华夫人跟以前不一样了?”

    “呵呵,你忘啦?那可是能和小兰妈妈势均力敌的女性。说到底,你见她那几次都是在宴会上……给你个提醒,我们都惹不起她。”柯南扯了扯嘴角,低声回答了服部。

    然后,柯南又用着孩子的嗓音,对着风华状似撒娇,“呐呐,风华夫人,你是知道了什么吗?基德说的天空楼阁是不是天守阁啊?”

    “嗯?直接告诉你们似乎没有什么意思诶,我给你们个提示好了。”风华眨眨眼,“侦探先生们,不畏浮云遮望眼,这句诗的下一句是什么?”

    ‘只缘身在最高层!’

    很快,想起这句诗的柯南和服部对视一眼,清楚地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惊。

    基德想要站在最高处,为什么?他是想要看见什么?

    “呐,青兰小姐,既然你也是中国人,这句诗词,你应该很清楚的吧?”风华笑着对在场的一人说道。

    名为浦思青兰的女性,穿着宝蓝色的立领旗袍,自称是中国出身,是一位罗曼诺夫王朝的研究学者。

    “诶,当然。”

    “那么,想必你也知道,写出这句诗的诗人,其实,还写过一句有着类似含义的句子,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浦思青兰很快接了下一句,风华满意地笑了,但幸村雅纪握住的手一紧。

    在场的很多人并不是很了解中国的古诗词,所以他们只是感慨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因为收购的价钱没有谈拢,想要从铃木财团买下回忆之卵的各方使者:俄方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摄影师和收藏家,包括这位浦思青兰,纷纷告辞离开。

    几人离开后,幸村雅纪伸手握住了妻子的手,别人可能没有听明白,但是他绝对不会不明白风华的用意。看到他眼中带着明显的担心,风华笑笑,示意他不必太紧张。

    同时,很擅长国文方面知识的毛利兰很是困惑,她好像记得,风华伯母说的这两句诗词,是两位完全不同的诗人写的啊?

    柯南和服部心底一沉,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位研究学者的身份有问题。虽然也有可能是记错了,但这位刚才回答时的迫切,他们都看在了眼里。在知道答案的人眼里,她想证明自己身份的意图太明显了,面对风华故意挖的陷阱,对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为什么?她为什么要伪装成中国人呢?

    她的准备算充分了,风华提起的诗句她也能说得上来,只可惜,还是犯了大多数外国人学习古诗时的错误,忽略了诗句的作者,没有加以区分。并且,没有理解诗句的意思,所以,没能听出风华在暗地里的试探。

    只能说,如果不是园子恰好邀请了中国出身的风华,他们还真的无法发现浦思青兰的异常。正如那句诗所说,‘不识庐山真面目’,所以,她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

    “喂,工藤,你说的没错,这位夫人果然是个不好惹的角色。”服部悄声道,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她就让在场的有心人注意到了浦思青兰的异常。

    “啊,当然。”柯南再度摆出了半月眼,“你是还没有见识过,她家还有个很难缠的家伙。直到现在,我也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猜到我的身份。”

    “你说的是幸村精市吧?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服部讪讪道,他和真田很熟,幸村的一些事情也是闻名遐迩。

    关于浦思青兰的身份,柯南和服部决定暂且搁置,先解决基德的问题。而在不久后到来的香阪夏美小姐,她的出现,也为正困惑着的两位侦探,提供了解开谜题的线索。

    ()

    等幸村带着一群嚷着要吃烤肉的队员们从球场出来,还没进烤肉店,他们就和四天宝寺的队员碰见了,这会子的他们正在停车场上啃西瓜。

    他们过来的时候,正赶上忍足谦也为输了关键局懊恼难过的关头。不仅是白石,四天宝寺的上一任部长,已经升上高中的平善之都在场,他借着请大家吃西瓜的由头,安慰着这群或多或少内心带着遗憾的学弟们。

    和其他在开开心心分西瓜的队员不同,谦也的心里负担是最重的。他的抑郁状态,甚至是吸引来一个颇为跳脱的红发男孩,“虽然输了比赛很可惜,但是也不要哭嘛~”

    “如果我没有输掉,原哲也前辈上场,前辈赢了之后再是由白石你上场……说不定就能赢下比赛了。”这种事情根本不能去想,没发生过的事情,没有人能保证结果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谦也的负罪感让他止不住往好的那边去想象,再然后,给自己的内心加上更为繁重的枷锁。

    “这种事情,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有用了。”白石淡笑着,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温柔语调,反而让谦也更难接受。

    “输了就完了,什么都结束了……白石,你为了胜利,即便是无聊的打法也一直坚持着。如果我获胜了,让如此执着于胜利的你上场的话……没能让你上场是我的错!”

    原来谦也是这么想的吗?

    白石有些无奈,“即使是我,也无法保证这场比赛的胜利啊。”他的对手,可是那个幸村精市啊。未曾有过败绩的常胜王者,哪怕白石对自己有着十足的信心,他也不敢说,自己一定就能是战胜王者的那个人。

    “——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冷静啊!你对我发些脾气啊!这样我还能好受些!”但是谦也并不知道白石的想法,面对白石的淡然,谦也的负面情绪反而更剧烈了。

    好在,这个时候,看不下去的平善之出场了,他把原哲也的故事讲给了小学弟听,“很不甘心吧?可是,有人比你更不甘心啊。”

    “明明已经打定主意要和毛利打一场的他,为什么还是把机会留给了你……这是原留给你们解答的问题。”

    ……

    “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幸村早就看见和谦也坐在一边的白石了,要不是他们恢复得快,为了避开明显是在处理队员情绪的白石,幸村都想改道去别的地方了。

    “啊~~是真田君!一年不见越发像个好男人了!”

    幸灾乐祸的仁王:噗——

    真田惊恐地看着向自己跑来的金色小春,‘什么东西跑过来了啊啊啊啊啊!’

    “啊,是幸村啊。”白石揉了把脸,努力忽略了背景音中、小春对真田的真情告白。比赛结束后,幸村忙着和一大群人说话,他都没有来得及多和他讲几句,“还没跟你说一声恭喜,立海成功连冠了。”

    “多谢。”幸村笑着颔首,他看向一直在和自己队员打眼神官司的谦也,“说起来,也是很久没有和白石你正式打一场了。”

    一露面就被平善之和原哲也围住的毛利拼命挣扎,“小部长!”他真的只是来吃饭的!早知道会这样,他就跟着部长爸妈他们一起提前走了!

    白石秒懂了幸村的意思,他回头看了眼四天宝寺的大家,就是一向清冷的财前都表现得跃跃欲试。

    白石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性子,立马同意了幸村的提议,“早就羡慕你和迹部他们有机会合训了。我们难得从关西来一趟,似乎不来一场比赛都说不过去啊。”

    “太好了!”这是迫不及待要打球的切原,要不是需要被柳盯着写做作业,他早就和宋氏兄弟,以及东堂、神谷他们一起回去了。原本还很是不爽这个安排的切原,此刻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抱怨,他兴冲冲地往对面的队伍里瞟了几眼,挑选着自己想要的对手。

    预感自己又要成为带孩子的那一个,桑原再次无声地叹气。

    “那就说定了,先吃饭吧,吃完后继续我们没来得及打完的比赛。”幸村迅速拍板,正困扰于小春和裕次纠缠的真田反应不能,而另一个能阻止幸村的柳,则是抱着から

    メモリ一ズ·エッグをいただきに参上する

    世纪末の魔术师怪盗キッド

    由黄昏的狮子到拂晓的少女

    当没有秒针的时钟走到第十二个字的时候

    我将从发光的天空楼阁降临

    收下回忆之蛋

    世纪末的魔术师怪盗基德参上

    “原来是这个小偷要来啊,所以呢,园子怎么想到要邀请我和雅纪来?”拿着怪盗寄来的预告函,风华饶有兴趣地问了声。

    就在她的身旁,幸村雅纪正捧着一本法文在看。听见妻子的这句话,他也只是轻笑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所谓的“回忆之卵”,他此刻还戴着金色细边框的眼镜,让他看上去比平时更加内敛克制。

    只能说是子肖其父,同样喜欢在看书时戴眼镜的幸村,在园子看来,和此时的伯父很是相像。

    果然是一家子的美人!园子在心底感慨了这么一句,随即又将视线转回风华身上。

    “因为我觉得伯母很聪明啊,有您在的话,说不定可以帮我见到基德様呢~”

    风华被园子的言行逗笑了,“看来我要是不做点什么,似乎对不起你对我的这句评价啊~”

    “真的假的?!”好久没见到风华的服部平次很是惊讶,他悄声问了同样惊诧的柯南一句,“喂,工藤,我怎么感觉风华夫人跟以前不一样了?”

    “呵呵,你忘啦?那可是能和小兰妈妈势均力敌的女性。说到底,你见她那几次都是在宴会上……给你个提醒,我们都惹不起她。”柯南扯了扯嘴角,低声回答了服部。

    然后,柯南又用着孩子的嗓音,对着风华状似撒娇,“呐呐,风华夫人,你是知道了什么吗?基德说的天空楼阁是不是天守阁啊?”

    “嗯?直接告诉你们似乎没有什么意思诶,我给你们个提示好了。”风华眨眨眼,“侦探先生们,不畏浮云遮望眼,这句诗的下一句是什么?”

    ‘只缘身在最高层!’

    很快,想起这句诗的柯南和服部对视一眼,清楚地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惊。

    基德想要站在最高处,为什么?他是想要看见什么?

    “呐,青兰小姐,既然你也是中国人,这句诗词,你应该很清楚的吧?”风华笑着对在场的一人说道。

    名为浦思青兰的女性,穿着宝蓝色的立领旗袍,自称是中国出身,是一位罗曼诺夫王朝的研究学者。

    “诶,当然。”

    “那么,想必你也知道,写出这句诗的诗人,其实,还写过一句有着类似含义的句子,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浦思青兰很快接了下一句,风华满意地笑了,但幸村雅纪握住的手一紧。

    在场的很多人并不是很了解中国的古诗词,所以他们只是感慨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因为收购的价钱没有谈拢,想要从铃木财团买下回忆之卵的各方使者:俄方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摄影师和收藏家,包括这位浦思青兰,纷纷告辞离开。

    几人离开后,幸村雅纪伸手握住了妻子的手,别人可能没有听明白,但是他绝对不会不明白风华的用意。看到他眼中带着明显的担心,风华笑笑,示意他不必太紧张。

    同时,很擅长国文方面知识的毛利兰很是困惑,她好像记得,风华伯母说的这两句诗词,是两位完全不同的诗人写的啊?

    柯南和服部心底一沉,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位研究学者的身份有问题。虽然也有可能是记错了,但这位刚才回答时的迫切,他们都看在了眼里。在知道答案的人眼里,她想证明自己身份的意图太明显了,面对风华故意挖的陷阱,对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为什么?她为什么要伪装成中国人呢?

    她的准备算充分了,风华提起的诗句她也能说得上来,只可惜,还是犯了大多数外国人学习古诗时的错误,忽略了诗句的作者,没有加以区分。并且,没有理解诗句的意思,所以,没能听出风华在暗地里的试探。

    只能说,如果不是园子恰好邀请了中国出身的风华,他们还真的无法发现浦思青兰的异常。正如那句诗所说,‘不识庐山真面目’,所以,她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

    “喂,工藤,你说的没错,这位夫人果然是个不好惹的角色。”服部悄声道,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她就让在场的有心人注意到了浦思青兰的异常。

    “啊,当然。”柯南再度摆出了半月眼,“你是还没有见识过,她家还有个很难缠的家伙。直到现在,我也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猜到我的身份。”

    “你说的是幸村精市吧?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服部讪讪道,他和真田很熟,幸村的一些事情也是闻名遐迩。

    关于浦思青兰的身份,柯南和服部决定暂且搁置,先解决基德的问题。而在不久后到来的香阪夏美小姐,她的出现,也为正困惑着的两位侦探,提供了解开谜题的线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