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68章 第68章
    次日。

    “啊……今天的阳光真刺眼……”

    说完这句话,仿佛身心俱疲的红发小可爱,随即轻飘飘地躺倒在了地上。

    “喂——文太!”正在喝水的桑原,见状连忙丢下水杯去扶。但刚和幸村打完一场的文太着实是再起不能,只见他微笑阖目,已然是神游太虚的状态。

    桑原只好抬头看向网那头的幸村,同样打完一场的幸村,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见到桑原的眼神,他只是好脾气地笑笑,让桑原把赖在地上的文太抱走。

    “下一个。”休息五分钟后,幸村将目光转向候场区的切原,早就跃跃欲试的小学弟拿起网球拍,笑嘻嘻地跑进场内。在他的身后,早就上过场的几位,以各不相同的姿势坐在草地上。

    “说起来,真的很不可思议啊……小部长这人,看着弱不禁风的,体力却那么惊人。”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的毛利前辈,看着幸村在场上游刃有余的样子很是赞叹。而神似柴犬尾巴的植物末端,随着他说话时发出的动静在风中一摇一晃着。

    身为幸村幼驯染的真田,维持着在道场的习惯正坐着,一对棕褐色眼睛静静注视着场上的对决,并不曾对毛利的话作何评价。

    大抵是要记录切原的状态,本来靠着树、坐在阴凉处的柳,起身站到了更靠近球场的地方,还没有上场的仁王和柳生也站在这里。

    “赤也的状态不错,”柳生看了眼切原的眼睛,“看来柳君之前给他的营养食谱效果很好,‘红眼睛’的状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puri~这并不意味着问题消失了。在他情绪激动的时候,‘小恶魔’状态还是会出现。只是现在被幸村盯着,他不太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说这话的仁王把手插在裤兜里,略有些懒散地站在柳生身边。

    柳生抬头,看向一直没出声的柳,“你和幸村君是有什么打算吗?”

    刚写完几个字的柳,手里还握着支铅笔,“精市还没决定,不过,我们都觉得赤也如果能练成‘无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他的精神力失控。”

    闻言,仁王瞬间站直了身体,“他现在的数据可以吗?”

    柳微微摇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并非不可能。”

    仁王笑了,的确,赤也这个网球小白痴啊……若说只有真正喜爱网球的人,才有可能触及到那三道门。那么,热爱网球超越一切的切原绝对是有入门资格的。

    “既然如此,幸村君在犹豫什么呢?”柳生有些不解。

    柳无奈地笑笑,“精市说了,让赤也练成‘无我’,只是结果而不是目的。我们目前的重点,还是要放在精进球技上……毕竟,太过执着反而会做不到啊。”

    “puri~不愧是幸村。”

    柳生也明白了幸村的考虑,颇为赞同地点点头,“确实如此……马上就是全国大会了,幸村君要考虑的东西有很多。”

    于是接下来,场下几人聊天的内容画风一转,从如何锤炼小学

    弟变成了心疼自家辛苦的部长。场上的切原对此一无所知,只是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赤也?”幸村停下了发球的动作,他记得早上从湖上温泉出来的时候,切原就打了好几个喷嚏,“是感冒了吗?”

    “没有吧。”切原吸了吸鼻子,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至于早上那会儿,他认为完全是湖上风太大的缘故。

    幸村并没有放下心来,他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想要的东西。因为是来训练,除了他,队友没有一个是带了外套的。

    “没办法。”幸村示意比赛暂停,接着迈步走到了切原面前,在所有人既惊讶又羡慕的眼神中,把肩上的外套披在了小学弟的身上。

    “幸村部长……”切原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本就溜圆的大眼睛,此时更是张得老大,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见此,幸村整了整切原肩上的外套,饶有兴致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只见切原有些激动地说道:“所以,那个外套是可以脱下来的吗?!”

    四周的空气,在有一瞬间凝滞了。

    听到这句话,真田的眉头是抖了又抖,毛利前辈咬在嘴里的狗尾草都惊掉了。而作为切原的专属‘保姆’,桑原的反应是一拍脑门——切原赤也,不愧是你,破坏气氛的第一名。

    一直在观察部长动作的东堂摸了摸下巴,“虽然我也很好奇……”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神谷:“不知道为什么,从切原嘴里听到这个问题,总觉得毫无违和感啊~”

    “嚯,赤也好勇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满血复活的文太,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评价道。

    “哦呀?丸井君,你没事了吗?”柳生有点儿惊讶,要知道这人刚刚还是一副力竭要成佛的样子。

    文太摆摆手,“小事情,不用管。现在最重要的,不该是听一下幸村怎么回答吗?”

    就像文太说的,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或明或暗地投到了有些意外的幸村身上。

    “哼~~切原是想学吗?”

    “如果部长愿意的话,那就太好啦!”对危险毫无察觉的切原,憨笑着摸了摸后脑勺,“我很早就觉得,这样打球会很帅!”

    听到切原的回答,幸村脸上的笑意渐渐扩大。

    柳无奈地叹口气,感受到气氛变化的毛利前辈直接一个激灵。柳生推了推眼镜,仁王笑得咧开了嘴,文太拉着桑原一脸看好戏的雀跃。真田拉低帽檐,真心觉得切原作死的画面太过美好。东堂和神谷对视一眼,总觉得部长的身后盛开了一朵好大的黑色牡丹啊~

    幸村知道,对切原就不能只靠嘴上教导。与其相信切原可怜的脑容量,不如相信他的肌肉记忆。故而,接下来切原迎接的,是来自部长愈发猛烈的爱的教育。

    ……

    “赤也,你记住,永远不要为了好看去打网球。”和这句话一起落下的,是一粒格外来势汹汹的扣杀球,才摔过一跤的切原连忙爬起来去追。

    “……为什么?”

    “因为

    ?(@?)?[(.)]⑽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成熟的击球动作向来是漂亮的。”似乎是为了证明这句话()?(),

    幸村的最后一球()?(),

    打得格外干净利落。因为他脱去了外套()?(),

    握着球拍的手臂肌肉线条分明。他用一记正手压反手直接打乱了切原的节奏,只见黄色的小球从球拍的甜区跃出,轻轻落在了切原的网前三尺地。

    “部长……”幸村亲眼看着,切原的表情从迷茫渐渐变为狂喜,“部长果然好强!不过,我会努力赶上你的!”

    “好啊,我等着。”

    早就预料到结果的柳,其实并不意外幸村的处理方式,他看了下现在的时间,和转头过来的幸村点头示意,“今天上午的训练就到这里。”

    不久后,换好衣服的幸村坐在一楼的沙发区,和同样动作极快的仁王一起,等待着其他人冲完澡前来汇合。

    “幸村。”

    正在看画册的幸村抬起头,见仁王一个挑眉,暗示他看向斜对面的一个老年人。幸村合上手中的画册,状似无意般换了一个坐姿,用靠着扶手的一只手撑起下巴,瞥了对方一眼后就迅速收回视线。

    带着针线帽的男性,年纪六十上下,带着一幅眼镜,右手举着手机在和什么人通话,似乎是谈话的内容引起了他的兴趣,一张苍老的脸上带起有些诡异的薄红,连握在左手的烟斗都忘记了。

    “那是谁?”幸村知道仁王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仁王闷笑两声,用手掩住了说话的嘴唇,“切原他们那天遇见的,应该就是这位。”

    幸村了然,他后来也拜托在暗处的徐影查过。铁山岩治,的确是有名的剧编剧,但其恶劣的‘爱好’,也让很多女性演员避之不及。就像此刻,幸村灵敏的听觉,让他把对方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哦!你总算回心转意了啊!嚯嚯,在湖上露天的温泉里~沐浴着朝阳……嘿感觉不错,很不错!男主角?你要是不满意这个的话,大可以换人哟~”……大概又有哪位女性被迫答应了他的过分要求。

    “你看他身后。”仁王又低声提醒道,“据说是这次剧本的男主演。”

    想都不用想,幸村都知道对方听见铁山这段话后,该是如何的气愤。咬着牙、脸色阴沉的男人也的确表现得如幸村猜测的那样。不过,幸村的注意力又被另一个进入视线的青年男性吸引。

    “怎么了?幸村?”

    幸村直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但却一时想不起来。他没有纠结于此,因为其他人都三三两两地过来了,“……没事,好了,大家都来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随着幸村几人的离开,之前被他注意到的人也悄然离开了大厅。正值饭点,日烈风劲,靠近丛林的湖边并没有什么人在。刚从大厅离开的青年,默默站在了一处阴暗的屋檐下。

    “怎么还不动手?”从层层的树丛后,传来了另一个男性的声音。

    被问到的青年神色冷淡,“他见过我。”

    树丛后传来一声嗤笑,“那又怎么样?他还能认出你?我们的冈仓大秘书?”

    被叫出姓氏的青年反问回去,“你觉得呢?那位大人难道没有告诉你,这几个新贵家,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行了,少啰嗦!你不来我来,别碍事。()?()”

    树丛后渐渐没了声响,冈仓知道,这位临时的任务搭档已然离开。他突然感到有些许的疲倦,跟踪这次的任务目标多时,看着少年们为了一个目标热血奋斗,他死去多年的豪情壮志似乎开始复活。

    “……真是的,这都是什么事啊。()?()”

    而另一头,立海的众人正在食堂吃饭,突然,门口响起了属于孩童的欢声笑语。略有些熟悉的声音,让幸村下意识回头望去,一老五少的组合瞬间映入眼帘。

    “啊,是在防波提遇到的那几个孩子!①()?来①?╬①?╬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①()?()”

    文太咽下嘴里的食物,有些惊讶地认出了来人。

    曾经做过某些交易的仁王,也和阿笠博士打起了招呼,“哟~大发明家~”

    “哈哈哈,是你啊!”

    “是幸村哥哥和丸井哥哥!”对这两人印象深刻的步美高兴地伸手打了招呼。

    “你们好~看来,妈妈送你的发饰,你很喜欢呢。”幸村笑着看向同行的灰原哀,小女孩的发带上坠着一只轻盈飘逸的玉蝴蝶,和她的发色相得益彰。

    正盯着博士不要拿高热量食物的灰原回头看他,淡淡颔首,“多谢。”

    “……诶?真的吗?我们还打算吃完饭就去泡一下湖上温泉呢!”没多久,光彦他们也和立海的部员们混熟了,听到柳莲二说现在温泉正是拥挤的时候,几个孩子很是沮丧。文太和毛利前辈赶紧拿过点心安抚。

    “puri~这几天来的人还是挺多的。”仁王揪着辫子感慨道。

    被一群聪明人包围的柯南,正在努力扮演小孩子该有的样子,“呐呐,哥哥们来得比我们早,应该知道什么时候去最合适吧?”

    “是啊,大哥哥们都是什么时候去的啊?”元太兴奋地问道。

    “这个嘛,”文太回想了一下,“我们都是晨训过后和晚训结束后去。”

    比较在意时间的东堂补充道:“这里早上的温泉是五点开放,我们晨训结束正好是六点,那时候人不是很多,然后晚训结束大概是十点。”

    “听起来就好辛苦!”光彦有些咂舌,一天两天的估计他也可以,但是听这群大哥哥的口气,他们似乎日常如此,他又想起了曾经文太给他摸过的负重,内心不禁感慨万千。

    内心是高中生的柯南同学也很是赞叹,不愧是全国第一的队伍,敢于傲视群雄的实力,果然是经过了极大的辛苦才得来的。

    “还好吧,主要是小真田习惯四点起床,我们都习惯了。”毛利前辈突然正经道。

    被ue的真田眉间一紧,察觉到的幸村笑着按住他的肩膀,毛利前辈的耳朵很幸运地再次逃过一劫。

    “那我们明天早上尽量早点去吧!”步美提议道,光彦、元太都点头,柯南和灰原也没有异议。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幸村提醒了一下,“湖面上的风很大哦,而且早晚有温差,你们最好带件外套,不然泡完了出来很容易着凉的。”

    “嗨~~~”

    “我们知道啦~谢谢幸村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