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60章 第60章
    因为是班长的婚礼,日常是打着哈欠、踩着点到警视厅打卡上班的松田阵平,今天和萩原研二一起,早早的就赶到了举行婚礼的酒店。

    众所周知,爆处组的两位行动队长是警视厅中排名数一数二的池面。两人今天便被伊达航交予了重要任务,即担任婚礼的伴郎。

    几乎是松田和萩原一现身,就被似乎随身携带雷达的班长发现了,然后一手一个塞进了化妆室。

    (伊达:别问怎么做到的,唯手熟尔。

    萩原对任何场合都适应良好,刚坐下就和化妆师小姐姐聊了起来。而被伊达按在镜子前的松田却是臭着一张俊脸,“可恶!居然被那两个家伙躲过去了!”

    hir旦那!金发老师!说好的有难同当呢?!

    “欸?班长你没有联络上他们吗?你的婚礼也来不了?”萩原接过化妆师递来的小皮筋,把一头令人称羡的半长发扎了起来。

    “我给他们俩都发了信息,能来最好,不能来,他们能平安也好。”对于行踪不明的同期,他们都能隐隐约约猜到对方的去向。来与不来,伊达都无所谓,大不了秋后算账。伊达心想着。

    他将如坐针毡的松田牢牢按在椅子上,招呼另一位化妆师上前来,“你们可是我今天的门面,都给我好好地打理一下!”

    萩原是很欢快地应是了,没得到回应的伊达将目光扫向了沉默中的松田。

    松田阵平:“……”

    他烦躁地一闭眼,放任化妆师一边感慨着''警官先生皮肤真好'',一边用化妆刷在他的脸上扫动着。

    ……

    伊达和妻子娜塔莉是这样打算的——

    先在东京这里办一场西式的婚礼,为了照顾伊达警视厅的同事们,时间选在了公休日,地点也是选的靠近警视厅的酒店。

    再然后,他们会趁着伊达休婚假,回娜塔莉的老家再办一场传统婚礼。到那时,他们会再邀请一些来不及赶来的、上了年纪不方便长途跋涉的亲朋。

    主要是伊达夫妇二人的朋友圈很是简单,除了警界的,就是老家的亲人。这样的安排可以兼顾到两方面的亲朋,较为妥帖。

    正因为如此,能在今天出现在现场的,大多数都是警视厅的熟人。很多见惯了松田桀骜不驯一面的同事,看着他此刻一脸欲发作却不能的郁闷样子,都觉得特别有趣。

    尤其是松田的直属上司高桥警部,为了能把自家不省心的刺头从搜查一课调回来,自松田入职以来就不曾茂盛过的头些什么。当然,只要人够好看,穿什么都是一样的,礼服不过是锦上添花。

    于是,作为从小一起长大,工作后也是同进同出的幼驯染,深知萩原底细的松田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谁让你非要一毕业就买跑车的!事先声明,再这样下去,这个月的保养费我是不会分摊的。”

    “欸——?!不要啊,小阵平!”

    萩原连忙勾过松田的肩膀,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hagi明明每天都有在任劳任怨地接送小阵平的!”

    “那我明天就坐地铁。”松田心冷如铁。

    “不——小阵平你会没办法踩点到的!你看,马自达的外形多帅气!还有,马自达和松田,别人一听就能知道,这里包含着hagi对小阵平浓浓的爱意啊!”

    松田阵平:拳头硬了jpg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真的让你切身体会一下来自我的''爱意''。”

    萩原瞬间满脸遗憾,“那还是不了吧。”

    “哼。”

    两人陪着同样面目一新的伊达站在了门口迎客,好几次,深感不习惯的松田都忍不住想把领带扯松,但是,从余光里看到笑得有些憨的班长后,松田还是按捺住了自己这份冲动。

    和他比起来,擅长交际的萩原显然对作为门面一事适应良好。一张男女通吃的池面脸,尤其是那对偏紫色的下垂眼,总透着肉眼可见的真诚,加上他敏锐的观察力。只要萩原想,就没有不能打好关系的人。

    就比如眼前这位,和目暮警官一起前来的小胡子侦探先生,略显失礼的发言和令人瞩目的大嗓门,就是他同行的女儿都深感不满,气鼓鼓地要他注意下场合。

    但在萩原高情商的处理下,尴尬很快化解,毛利侦探一家高高兴兴地入场就座。这一次也是跟着毛利兰来的江户川柯南,见状很是好奇地观察了门口这几位。

    伊达警官他是很熟悉的,左边这位,是个看起来怎么都跟警察不相干的男性,而右边这位,刚刚出色的调解能力令他都为之侧目。

    “怎么了?小弟弟?”萩原察觉了柯南的目光,笑着弯下腰来,“今天来的人很多,不跟紧一点的话,你可要和你的姐姐走散了哦?”

    “啊!我知道了,谢谢叔叔!”柯南来不及细想,连忙道过谢离开。

    不愧是本部的警察,看来今天来的人里,有不少不简单的角色啊。

    在柯南看来,萩原研二的眼睛虽然带着笑,但是总给他一种自己要被看穿的感觉。而上一次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还是幸村那个腹黑至极的家伙。

    说到幸村,柯南真是对他又爱又怕……柯南在场内看了一圈,发现大多是警界的人,不由松了口气,也对,刚结束关东大赛,还要备战全国大赛的幸村忙得很,应该不会来的。

    ()

    因为是班长的婚礼,日常是打着哈欠、踩着点到警视厅打卡上班的松田阵平,今天和萩原研二一起,早早的就赶到了举行婚礼的酒店。

    众所周知,爆处组的两位行动队长是警视厅中排名数一数二的池面。两人今天便被伊达航交予了重要任务,即担任婚礼的伴郎。

    几乎是松田和萩原一现身,就被似乎随身携带雷达的班长发现了,然后一手一个塞进了化妆室。

    (伊达:别问怎么做到的,唯手熟尔。

    萩原对任何场合都适应良好,刚坐下就和化妆师小姐姐聊了起来。而被伊达按在镜子前的松田却是臭着一张俊脸,“可恶!居然被那两个家伙躲过去了!”

    hir旦那!金发老师!说好的有难同当呢?!

    “欸?班长你没有联络上他们吗?你的婚礼也来不了?”萩原接过化妆师递来的小皮筋,把一头令人称羡的半长发扎了起来。

    “我给他们俩都发了信息,能来最好,不能来,他们能平安也好。”对于行踪不明的同期,他们都能隐隐约约猜到对方的去向。来与不来,伊达都无所谓,大不了秋后算账。伊达心想着。

    他将如坐针毡的松田牢牢按在椅子上,招呼另一位化妆师上前来,“你们可是我今天的门面,都给我好好地打理一下!”

    萩原是很欢快地应是了,没得到回应的伊达将目光扫向了沉默中的松田。

    松田阵平:“……”

    他烦躁地一闭眼,放任化妆师一边感慨着''警官先生皮肤真好'',一边用化妆刷在他的脸上扫动着。

    ……

    伊达和妻子娜塔莉是这样打算的——

    先在东京这里办一场西式的婚礼,为了照顾伊达警视厅的同事们,时间选在了公休日,地点也是选的靠近警视厅的酒店。

    再然后,他们会趁着伊达休婚假,回娜塔莉的老家再办一场传统婚礼。到那时,他们会再邀请一些来不及赶来的、上了年纪不方便长途跋涉的亲朋。

    主要是伊达夫妇二人的朋友圈很是简单,除了警界的,就是老家的亲人。这样的安排可以兼顾到两方面的亲朋,较为妥帖。

    正因为如此,能在今天出现在现场的,大多数都是警视厅的熟人。很多见惯了松田桀骜不驯一面的同事,看着他此刻一脸欲发作却不能的郁闷样子,都觉得特别有趣。

    尤其是松田的直属上司高桥警部,为了能把自家不省心的刺头从搜查一课调回来,自松田入职以来就不曾茂盛过的头些什么。当然,只要人够好看,穿什么都是一样的,礼服不过是锦上添花。

    于是,作为从小一起长大,工作后也是同进同出的幼驯染,深知萩原底细的松田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谁让你非要一毕业就买跑车的!事先声明,再这样下去,这个月的保养费我是不会分摊的。”

    “欸——?!不要啊,小阵平!”

    萩原连忙勾过松田的肩膀,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hagi明明每天都有在任劳任怨地接送小阵平的!”

    “那我明天就坐地铁。”松田心冷如铁。

    “不——小阵平你会没办法踩点到的!你看,马自达的外形多帅气!还有,马自达和松田,别人一听就能知道,这里包含着hagi对小阵平浓浓的爱意啊!”

    松田阵平:拳头硬了jpg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真的让你切身体会一下来自我的''爱意''。”

    萩原瞬间满脸遗憾,“那还是不了吧。”

    “哼。”

    两人陪着同样面目一新的伊达站在了门口迎客,好几次,深感不习惯的松田都忍不住想把领带扯松,但是,从余光里看到笑得有些憨的班长后,松田还是按捺住了自己这份冲动。

    和他比起来,擅长交际的萩原显然对作为门面一事适应良好。一张男女通吃的池面脸,尤其是那对偏紫色的下垂眼,总透着肉眼可见的真诚,加上他敏锐的观察力。只要萩原想,就没有不能打好关系的人。

    就比如眼前这位,和目暮警官一起前来的小胡子侦探先生,略显失礼的发言和令人瞩目的大嗓门,就是他同行的女儿都深感不满,气鼓鼓地要他注意下场合。

    但在萩原高情商的处理下,尴尬很快化解,毛利侦探一家高高兴兴地入场就座。这一次也是跟着毛利兰来的江户川柯南,见状很是好奇地观察了门口这几位。

    伊达警官他是很熟悉的,左边这位,是个看起来怎么都跟警察不相干的男性,而右边这位,刚刚出色的调解能力令他都为之侧目。

    “怎么了?小弟弟?”萩原察觉了柯南的目光,笑着弯下腰来,“今天来的人很多,不跟紧一点的话,你可要和你的姐姐走散了哦?”

    “啊!我知道了,谢谢叔叔!”柯南来不及细想,连忙道过谢离开。

    不愧是本部的警察,看来今天来的人里,有不少不简单的角色啊。

    在柯南看来,萩原研二的眼睛虽然带着笑,但是总给他一种自己要被看穿的感觉。而上一次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还是幸村那个腹黑至极的家伙。

    说到幸村,柯南真是对他又爱又怕……柯南在场内看了一圈,发现大多是警界的人,不由松了口气,也对,刚结束关东大赛,还要备战全国大赛的幸村忙得很,应该不会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