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48章 第48章
    几天后,和冰帝约定合宿的日子到了。因为毛利前辈又被某些无良前辈一个电话叫走,要第二天才能赶回来。幸村便将其他部员的训练交给了东堂清和宋氏兄弟,把准正选之一的神谷明塞进了去合宿的队伍。

    这边立海全员乘坐游艇前往迹部名下的海岛。而冰帝这边,所有人是提前一晚就到了。大概是两个部长关系不错的缘故,冰帝和立海的关系也一如既往得好,哪怕立海大的各位还没有抵达,被一大早叫起来等在花园里的众人,也没有太多的不满情绪。

    “我有点好奇,”第一次跟着前辈们来合宿的凤长太郎,还没有见过迹部如此期待的表现,“立海的幸村君,和迹部部长打过比赛吗?”

    “肯定打过啊。”宍户亮活动了下手腕,“忍足不是说,他俩几乎是从小玩到大的吗?”

    被提及的忍足侑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据我所知,数年前有打过一次。”

    “结果是?”日吉若也稍微有了点兴趣。

    “很遗憾,除了他俩和当时做裁判的赤司,没人知道。”忍足一摊手,迹部要是不想说,他就是问也问不到。而幸村和赤司这俩腹黑,说不定没等他问到些什么,就先把自己绕进坑里了。他倒是想问问和赤司关系很好的绿间,可这人不是打篮球就是猫在家里,要不然就是和赤司一起,忍足根本逮不到他。

    “赤司?哪个赤司?”向日岳人一时间有些迷茫。

    “是帝光中学的那位篮球部部长吧!”凤长太郎倒是想起了赤司其人,“我听我父亲说过,他们的母亲是好友,所以两位前辈的关系不错。”

    帝光中学篮球部?也就是传说中的奇迹的时代?!

    岳人咂舌,帝光篮球部的名气这几年很大,连只关心网球和滑板的他平时也有所耳闻。不得不说,不愧是有‘神之子’称号的幸村精市。尽管忍足一直说幸村是和任何人都能相处好的类型,但是果然和他关系更好的总是那些优秀得过分的人吧。

    想到这里,岳人不由得看了一眼不远处,一大早就拿着公司报表在打电话的迹部。

    “说起来,长太郎,你父亲不是和幸村父亲是好朋友吗?!你难道没见过幸村??”想到这一点的宍户有些纳闷。

    “见是见过啦……”凤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但是假期的时候,幸村君经常跟着伯母回中国,我见到他不是在音乐会、就是在老师那里。”

    撇开父辈的关系不谈,凤的老师榊是幸村雅纪的学弟,他经常能见到和父亲一起去听音乐会的幸村精市。

    在凤的印象里,这位性格温柔、长相精致的幸村前辈,喜欢听勃拉姆斯的交响乐,擅长水彩画,整个人散发着艺术家的气息。若不是立海部长的名头够响,还有看到泷那里收集的佐证,他还真不觉得这是一个实力强悍的网球选手。

    忍足很能明白凤的感受,他拍拍学弟的肩膀,“这几天你就有机会见识到了。”就是希望凤不要被吓到,立海的那群怪物,可都是表里不一的。

    “不过,芥川今天怎么这么精神?”宍户皱着眉,发现难得没有在打瞌睡的芥川慈郎,睁着闪闪发光的眼睛守在迹部身边,要不是怕打扰迹部通电话,然后被桦地举起来,估计下一秒就要扑上去了。

    昨天住慈郎隔壁的岳人很是头痛地扶额,“大概是知道立海的丸井文太也会来吧。”他和忍足前几天还特地跟踪过慈郎,发现他不犯困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去神奈川看偶像丸井文太的路上。

    也不知道之前新人赛的时候,立海的丸井究竟对慈郎做了些什么,慈郎这副痴汉力让人看了就汗颜。这里岳人就要感谢迹部家的别墅足够大,他们可以一人住一间。要是和慈郎住一起,岳人很怀疑自己会被亢奋的慈郎拉着、被迫听一晚上立海的丸井文太是如何地天才,如何地了不起。

    同样知道原委的忍足有些担忧,“这家伙,不会一晚上没睡吧?”如果接下来在赛场上睡着,迹部绝对会生气的。

    先不说这个,忍足真的很想吐槽一句,明明是冰帝的部员,慈郎最崇拜的人居然是立海大的丸井……希望迹部可以看在和幸村多年交情的份上,不要妄想能让桦地把某位天才绑来冰帝。

    不过,天才这种设定,难道说、是每个学校都会有吗?先不说他自己,立海有丸井,还有青学据说有一个叫不二周助的天才,四天宝寺好像也有……

    (即将抵达的文太:阿嚏!阿嚏!!

    (立海众人:==感冒了就离幸村远一点。

    (文太:==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

    这个时候,迹部总算是打完了电话,桦地接过他手里的文件去放好。蓄势待发已久的慈郎瞬间没了顾忌,忍足阻止不及,只能默默捂住了眼睛。

    “呐呐!迹部!丸井君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快了,幸村刚刚发的定位很近了。”尚且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迹部,捋了捋头发,对慈郎的活泼熟视无睹。

    “那到底还要多久嘛?我好想快点见到丸井君!”慈郎握紧了两只小拳头,在迹部面前兴奋地左右踱步,“呐呐,迹部~我今天可以和丸井君比赛吗?新人赛的时候,丸井君把护腕送给了我,我今天也想送他我的护腕!”

    “居然能从芥川前辈嘴里听到‘想比赛’。”刚入学没多久的日吉表示他还是见识太少。

    自认很关心芥川前辈的凤也很是惊讶,“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啊。”

    “还有这种事?”迹部抬眼,终于是发现了慈郎今天的些许不同,“你今天很开心啊。”

    “嗯嗯!一想到要见到丸井君我就好高兴!”

    啊,名为喜悦的情绪都快要从小绵羊的眼睛里满溢出来了。

    “我之前去立海大的时候,丸井君的部长都不让我和他比赛,他说要是迹部你允许就可以。迹部~迹~部~~你今天就同意好不好呐~~”

    迹部:察觉不对jpg

    “啊嗯,你什么时候去的立海大?!我怎么不知道?”迹部凌厉的目光向几位小绵羊的看护人扫去,岳人和忍足有些心虚地撇开头。

    迹部:你们两个等着。还有幸村,居然也不告诉我?!

    “迹部,我跟你说丸井君他超天才的!我真的!真的好想再和丸井君打一场!”

    没看到迹部点头,名为慈郎的复机就一直缠在他身边。随着‘丸井君’这个名字不断在迹部耳边响起,忍足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冷汗,迹部的微笑好像要撑不住了啊。

    好在,立海的队员们终于是赶到了。

    在幸村精市的带领下,走在最前面的依次是带着帽子、万年不变严肃脸的副部长真田弦一郎;被他按着头没法使劲撒欢的、一年级的新队员切原赤也;面对小学弟切原求救的目光,合上笔记本、淡定安抚他的军师柳莲二。

    作为双打的搭档,外号“欺诈师”的仁王雅治和被称为“绅士”的柳生比吕士,慢悠悠地跟在前面四人后头。而慈郎心心念念的丸井君,正和胡狼桑原一起走在最后,护着第一次出远门的小学弟,似乎在认真回答神谷提出的问题。

    “丸!井!君~~~~~”

    还没等迹部和幸村打个招呼,瞪着大眼睛、在人群中锁定目标的慈郎瞬间飞扑了出去,拖长的语调、上扬的语气,令立海的众人想起了曾经的一幕……啊,好眼熟的场面。

    文太也是被吓了一跳,不管多少次,这份超乎寻常的热情,他还是习惯不了啊。“啊,是芥川啊,你好。”

    “太好了!丸井君你这次记得我了!”谁知道只是文太简单的一句问好,慈郎瞬间就心花怒放,拉起文太就往别墅里跑,“丸井君快来!我给你留了好多好吃的点心,上一次你请我吃的咸味焦糖泡芙超级好吃的,不过,迹部这边的厨师做得也超级棒!”

    ‘也?’勉强维持微笑的迹部,眉头不由抽动了起来。

    “puri~笨太完全被拐走了呢。”仁王看了看呆住的桑原,坏笑着补了一刀。

    (桑原牌巧克力:tat!

    自认为和丸井前辈关系不错的切原也很是不满,“怎么又是这个家伙?!”

    “你是吃醋了吗?切原君。”神谷明笑着问了一声。

    切原闻言立马跳脚,“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吃醋!”

    ‘完全是小孩子在吃醋啊。’作为家长存在的真田和柳,抱着胳膊静静看着切原。

    而眼见慈郎两人很快跑没了影子,迹部冷笑一声,眼神示意幸村,‘管好你的人。’

    “很有趣呢~”幸村笑笑,无辜地朝迹部眨眨眼,‘我们可没有做什么哦?’

    确实,是自家的不争气的小绵羊自己跑出去的。

    迹部都快气笑了,“怎么知道了也不告诉我?难道想看好戏?”

    幸村歪了歪头,“怎么会呢?我还以为别人会告诉小景诶,毕竟芥川君不是每次都是一个人来的呀~哦呀,难道他们没有说?”

    察觉不妙正准备溜走的忍足和岳人:危!

    ()

    几天后,和冰帝约定合宿的日子到了。因为毛利前辈又被某些无良前辈一个电话叫走,要第二天才能赶回来。幸村便将其他部员的训练交给了东堂清和宋氏兄弟,把准正选之一的神谷明塞进了去合宿的队伍。

    这边立海全员乘坐游艇前往迹部名下的海岛。而冰帝这边,所有人是提前一晚就到了。大概是两个部长关系不错的缘故,冰帝和立海的关系也一如既往得好,哪怕立海大的各位还没有抵达,被一大早叫起来等在花园里的众人,也没有太多的不满情绪。

    “我有点好奇,”第一次跟着前辈们来合宿的凤长太郎,还没有见过迹部如此期待的表现,“立海的幸村君,和迹部部长打过比赛吗?”

    “肯定打过啊。”宍户亮活动了下手腕,“忍足不是说,他俩几乎是从小玩到大的吗?”

    被提及的忍足侑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据我所知,数年前有打过一次。”

    “结果是?”日吉若也稍微有了点兴趣。

    “很遗憾,除了他俩和当时做裁判的赤司,没人知道。”忍足一摊手,迹部要是不想说,他就是问也问不到。而幸村和赤司这俩腹黑,说不定没等他问到些什么,就先把自己绕进坑里了。他倒是想问问和赤司关系很好的绿间,可这人不是打篮球就是猫在家里,要不然就是和赤司一起,忍足根本逮不到他。

    “赤司?哪个赤司?”向日岳人一时间有些迷茫。

    “是帝光中学的那位篮球部部长吧!”凤长太郎倒是想起了赤司其人,“我听我父亲说过,他们的母亲是好友,所以两位前辈的关系不错。”

    帝光中学篮球部?也就是传说中的奇迹的时代?!

    岳人咂舌,帝光篮球部的名气这几年很大,连只关心网球和滑板的他平时也有所耳闻。不得不说,不愧是有‘神之子’称号的幸村精市。尽管忍足一直说幸村是和任何人都能相处好的类型,但是果然和他关系更好的总是那些优秀得过分的人吧。

    想到这里,岳人不由得看了一眼不远处,一大早就拿着公司报表在打电话的迹部。

    “说起来,长太郎,你父亲不是和幸村父亲是好朋友吗?!你难道没见过幸村??”想到这一点的宍户有些纳闷。

    “见是见过啦……”凤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但是假期的时候,幸村君经常跟着伯母回中国,我见到他不是在音乐会、就是在老师那里。”

    撇开父辈的关系不谈,凤的老师榊是幸村雅纪的学弟,他经常能见到和父亲一起去听音乐会的幸村精市。

    在凤的印象里,这位性格温柔、长相精致的幸村前辈,喜欢听勃拉姆斯的交响乐,擅长水彩画,整个人散发着艺术家的气息。若不是立海部长的名头够响,还有看到泷那里收集的佐证,他还真不觉得这是一个实力强悍的网球选手。

    忍足很能明白凤的感受,他拍拍学弟的肩膀,“这几天你就有机会见识到了。”就是希望凤不要被吓到,立海的那群怪物,可都是表里不一的。

    “不过,芥川今天怎么这么精神?”宍户皱着眉,发现难得没有在打瞌睡的芥川慈郎,睁着闪闪发光的眼睛守在迹部身边,要不是怕打扰迹部通电话,然后被桦地举起来,估计下一秒就要扑上去了。

    昨天住慈郎隔壁的岳人很是头痛地扶额,“大概是知道立海的丸井文太也会来吧。”他和忍足前几天还特地跟踪过慈郎,发现他不犯困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去神奈川看偶像丸井文太的路上。

    也不知道之前新人赛的时候,立海的丸井究竟对慈郎做了些什么,慈郎这副痴汉力让人看了就汗颜。这里岳人就要感谢迹部家的别墅足够大,他们可以一人住一间。要是和慈郎住一起,岳人很怀疑自己会被亢奋的慈郎拉着、被迫听一晚上立海的丸井文太是如何地天才,如何地了不起。

    同样知道原委的忍足有些担忧,“这家伙,不会一晚上没睡吧?”如果接下来在赛场上睡着,迹部绝对会生气的。

    先不说这个,忍足真的很想吐槽一句,明明是冰帝的部员,慈郎最崇拜的人居然是立海大的丸井……希望迹部可以看在和幸村多年交情的份上,不要妄想能让桦地把某位天才绑来冰帝。

    不过,天才这种设定,难道说、是每个学校都会有吗?先不说他自己,立海有丸井,还有青学据说有一个叫不二周助的天才,四天宝寺好像也有……

    (即将抵达的文太:阿嚏!阿嚏!!

    (立海众人:==感冒了就离幸村远一点。

    (文太:==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

    这个时候,迹部总算是打完了电话,桦地接过他手里的文件去放好。蓄势待发已久的慈郎瞬间没了顾忌,忍足阻止不及,只能默默捂住了眼睛。

    “呐呐!迹部!丸井君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快了,幸村刚刚发的定位很近了。”尚且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迹部,捋了捋头发,对慈郎的活泼熟视无睹。

    “那到底还要多久嘛?我好想快点见到丸井君!”慈郎握紧了两只小拳头,在迹部面前兴奋地左右踱步,“呐呐,迹部~我今天可以和丸井君比赛吗?新人赛的时候,丸井君把护腕送给了我,我今天也想送他我的护腕!”

    “居然能从芥川前辈嘴里听到‘想比赛’。”刚入学没多久的日吉表示他还是见识太少。

    自认很关心芥川前辈的凤也很是惊讶,“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啊。”

    “还有这种事?”迹部抬眼,终于是发现了慈郎今天的些许不同,“你今天很开心啊。”

    “嗯嗯!一想到要见到丸井君我就好高兴!”

    啊,名为喜悦的情绪都快要从小绵羊的眼睛里满溢出来了。

    “我之前去立海大的时候,丸井君的部长都不让我和他比赛,他说要是迹部你允许就可以。迹部~迹~部~~你今天就同意好不好呐~~”

    迹部:察觉不对jpg

    “啊嗯,你什么时候去的立海大?!我怎么不知道?”迹部凌厉的目光向几位小绵羊的看护人扫去,岳人和忍足有些心虚地撇开头。

    迹部:你们两个等着。还有幸村,居然也不告诉我?!

    “迹部,我跟你说丸井君他超天才的!我真的!真的好想再和丸井君打一场!”

    没看到迹部点头,名为慈郎的复机就一直缠在他身边。随着‘丸井君’这个名字不断在迹部耳边响起,忍足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冷汗,迹部的微笑好像要撑不住了啊。

    好在,立海的队员们终于是赶到了。

    在幸村精市的带领下,走在最前面的依次是带着帽子、万年不变严肃脸的副部长真田弦一郎;被他按着头没法使劲撒欢的、一年级的新队员切原赤也;面对小学弟切原求救的目光,合上笔记本、淡定安抚他的军师柳莲二。

    作为双打的搭档,外号“欺诈师”的仁王雅治和被称为“绅士”的柳生比吕士,慢悠悠地跟在前面四人后头。而慈郎心心念念的丸井君,正和胡狼桑原一起走在最后,护着第一次出远门的小学弟,似乎在认真回答神谷提出的问题。

    “丸!井!君~~~~~”

    还没等迹部和幸村打个招呼,瞪着大眼睛、在人群中锁定目标的慈郎瞬间飞扑了出去,拖长的语调、上扬的语气,令立海的众人想起了曾经的一幕……啊,好眼熟的场面。

    文太也是被吓了一跳,不管多少次,这份超乎寻常的热情,他还是习惯不了啊。“啊,是芥川啊,你好。”

    “太好了!丸井君你这次记得我了!”谁知道只是文太简单的一句问好,慈郎瞬间就心花怒放,拉起文太就往别墅里跑,“丸井君快来!我给你留了好多好吃的点心,上一次你请我吃的咸味焦糖泡芙超级好吃的,不过,迹部这边的厨师做得也超级棒!”

    ‘也?’勉强维持微笑的迹部,眉头不由抽动了起来。

    “puri~笨太完全被拐走了呢。”仁王看了看呆住的桑原,坏笑着补了一刀。

    (桑原牌巧克力:tat!

    自认为和丸井前辈关系不错的切原也很是不满,“怎么又是这个家伙?!”

    “你是吃醋了吗?切原君。”神谷明笑着问了一声。

    切原闻言立马跳脚,“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吃醋!”

    ‘完全是小孩子在吃醋啊。’作为家长存在的真田和柳,抱着胳膊静静看着切原。

    而眼见慈郎两人很快跑没了影子,迹部冷笑一声,眼神示意幸村,‘管好你的人。’

    “很有趣呢~”幸村笑笑,无辜地朝迹部眨眨眼,‘我们可没有做什么哦?’

    确实,是自家的不争气的小绵羊自己跑出去的。

    迹部都快气笑了,“怎么知道了也不告诉我?难道想看好戏?”

    幸村歪了歪头,“怎么会呢?我还以为别人会告诉小景诶,毕竟芥川君不是每次都是一个人来的呀~哦呀,难道他们没有说?”

    察觉不妙正准备溜走的忍足和岳人: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