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47章 第47章
    于是,在这一天的练习结束后,立海的各位跟着部长一起回了家。而早就得到消息的风华妈妈,还特地拜托顺路回来的徐影开车来接。

    “徐叔这一次回国,应该有所收获吧?不知道有没有遇见什么有趣的事情?”一上车,幸村就和徐影攀谈起来。

    徐影淡笑着,示意他还是先看一下身后仍旧在生闷气的某位幼驯染。

    “我一直留在香港,关于夫人的消息,恐怕还不如幸村君知道得多。”

    他明白,幸村更多是想知道风华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事,徐影选择坦诚相告。毕竟他与风华中途就分开了。比起来套他的话,幸村还不如直接去问风华本人。

    明白徐影未尽之言的幸村笑了笑,回到了真田身边坐下。

    “真田,你刚才是在和伊达航警官打电话吧?”

    真田刚想问幸村是怎么知道的,转念又想起刚才假装柳、和他通话的某只白毛狐狸,一时间,他额角的井字又绷了起来,“……啊,确实。”

    仿佛没有看见这一幕的幸村,淡定地转了转手上的负重护腕,“伊达警官邀请你去参加他的婚礼?”

    真田也不意外幸村能猜到,关于他在晨练时意外救下伊达航的事情,其前因后果,后来替他向学校请假的幸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是的,据说是伊达警官的未婚妻,那位娜塔莉桑请我务必到场。”真田吃软不吃硬,一向对这样热情的人没有办法。此时向幸村说起时,真田也是满脸的苦恼。幸村眨眨眼,倒是对此喜闻乐见。

    ''班长要结婚了啊……真好。''将两人对话听了个全的徐影下意识抬眼,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幸村他们。

    在被发现前,他就笑着收回眼神,''可惜我只能缺席了……拜托了,我在乎的人们、亲爱的挚友们,请一定要幸福地生活在阳光下。''

    ……

    “幸村可真有办法。”偷偷瞄了一眼最前面的两人,文太带着对幸村的敬佩、安心坐下了,“刚刚仁王上车时,真田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puri~笨太你是准备看我好戏吗?”跟柳生坐在文太后面的仁王冷不丁出声,吓得文太差点把手里的糖扔出去。

    于是,两人再次开始日常的打闹,作为搭档的柳生默默看戏,桑原则是淌着冷汗不知道该先劝谁。

    很快,幸村家到了。因为徐影还要去音乐学院接今天没有开车的幸村雅纪,众人便在幸村的带领下走进了庭院内。穿过绿荫葱葱的小花园,和正在整理草坪的宫城管家问了好,已经来过几次的队员们都找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坐下。

    “诶?幸村,我记得这几盆花不是放在你家花房里的吗?”窝在池塘边看锦鲤的文太,好奇地碰了碰放在不远处的鸢尾花。正是鸢尾花开放的季节,蓝紫色的花朵伸展着腰肢,就像是一只只翩跹的蝴蝶摇曳在风中。

    “温室花房被伯母改成幸村的画室了。”真田抱着手臂回道。

    要知道,除了网球,幸村每天

    还坚持练习速写,为了能让他有个更好的环境,风华妈妈拍板,将家里的温室花房改成了幸村专属的画室。

    柳是一坐下就开始整理今天得到的数据,第一次来的切原黏在他身边,好奇地四处张望,“呐呐,柳前辈,幸村部长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啊?④[(.)]④?来④?╬④?╬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④()?()”

    “很厉害的人。(s)?()”

    柳回答,“待会儿你见到就知道了。()?()”

    “哦?孩子们都到了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先一步下班回到家的风华,抱着一个文件夹出现在了庭院里。估计是在家的缘故,她一头水蓝色的半长发仅用个檀木发钗挽起,峨眉淡扫,绣满暗纹的雪色里衣外,罩了一件雪青色的大袖衫,衣摆上的图案随着她的走动变得栩栩如生,着实是风姿绰约。

    第一次见到部长妈妈的小海带瞬间惊为天人,“是个大美人!不愧是能生出幸村部长的人!”

    老远听见这一句评价的风华,没忍住笑出声来。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看来他就是精市说的那个、第一天就敢来挑衅网球部全员的小家伙。''

    听见这话,文太的泡泡都吓得吹破了。他心想,笨蛋赤也可真敢说,没看见幸村的笑容越来越危险了嘛?!

    “来,这是小军师之前要的东西。”风华将手里的文件夹递了过去,柳道过谢、郑重接过。

    “诶,这是什么啊?”毛利本来想瞄上几眼,但是迎上风华那莫名和善的微笑,下意识干咳两声,避到一边去了。

    “这可是好东西。”风华扫了一圈,对上了一双双充满求知欲的眼睛,“相信不久,你们的实力就可以提升不少。”

    有过类似经历的真田很快明白了什么,“多谢伯母。”

    “呀,这不是甜甜么!”风华露出意外的表情,像是刚发现真田的存在。

    她的声音刚落下,真田的身子瞬间一僵。真的,他很不想回头看那一群损友强忍笑意的表情。

    幸村是早就习惯了,柳很温柔地没有当面笑出声来。毛利前辈则是弯下了腰,他因为笑得太用力,一时间岔了气。

    切原却不会给真田这个面子,大剌剌地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甜甜?!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和副部长的气质一点都搭啊!”

    “赤也!!”羞愤不已的真田,回过头就是一声怒吼,嘴永远动得比脑子快的切原被吓到,赶紧躲到了前辈们的身后,桑原很是无奈地看他一眼,文太揉着腮帮子,他差点没把脸笑僵了。难得有光明正大嘲笑真田的机会,要不是有柳生暗地里掐了一把,仁王估计才是笑得最大声的那个。

    风华完全没有在意自己制造出的热闹,文太还悄悄问了一声,为什么要这样叫副部长?

    “真田在中文里是真的很甜的谐音,所以我叫他甜甜啊~有什么问题吗?嗯?”

    瞧这温柔的微笑,文太回头瞟了一眼带着同款笑容的部长,‘啧,一家人。’

    “对了,听说小迹部邀请你们去打练习赛?是在他新买的海岛上?”

    “您的消息很灵通。”看到了想要的东西,柳满意地合起文件夹,肯定了风华的猜想。

    “那正好,我这次去香港,有人送了一艘新的游艇给我。”风华晃了晃手指,上面圈着一串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的钥匙,“精市拿去带大家玩吧。别担心,只是一点小报酬。”

    ‘小报酬?!’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幸村很是习以为常地接过钥匙,“那就先谢谢妈妈啦~”

    “好了,别堵在这里了,给你们的礼物都在客厅里,自己去那边拿吧~都是你们喜欢的东西~”

    “好耶!”

    “puri~看来我是第一。”

    “可恶!仁王你居然偷跑,等等我!”

    “失礼了。”

    “谢谢伯母。”

    “居然被拿到了数据吗?”

    “太麻烦您了。”

    “谢谢部长妈妈!!”

    等几人争先恐后地跑开,风华和慢悠悠走在后面的儿子聊了起来,“除了今天那个冒冒失失的小可爱,今年还有没有录取到什么好苗子?”

    幸村点头,“目前还有三个。”他将神谷明、东堂清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还有一个田沼真,精神抗压力和耐力都非常不错。”

    “那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一直在为校队将来发展担忧的精市,也可以稍微放下心来了,“那么,这几个孩子的性格怎么样?”

    “嗯,怎么说呢?打个比方,神谷是切开来黑得发亮的芝麻馅汤圆,田沼的话,是表里如一的实心元宵。而东堂,估计是受了他姐姐、姐夫的影响,同时带着浪子的不羁和贵族的优雅,一半是理性一半是随性,就像外酥里嫩的炸汤圆。”

    “听起来很有趣啊,”风华被勾起了好奇心,“过几天我去看看好了,精市欢迎吗?”

    幸村自是答应。

    而分完礼物的立海的队员们,也是一刻都闲不下来,有的开始写作业,有的则是去了庭院后面的球场。明天正是周日,在风华妈妈的邀请下,众人都决定干脆在部长家过夜。

    (赤也:太好了,我要和美人部长一起睡!

    (众:找死吗?!你想得美!!!

    “哇,这么多奖杯!”

    在客厅的切原,一眼看到了墙上的一处帘子,他手一动就拉开了,没想到后面并不是他想的窗户,而是从上到下,全国比赛的、世界赛的,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奖杯和奖牌,让切原差点没看花了眼。

    柳倒是毫不意外,他知道这些奖牌的主人是谁,“毕竟是世界第一,这些都是风华夫人的。”

    “这柜子是父亲为妈妈特制的。”幸村笑道。

    “这都是我二十岁之后拿到的,还有之前的那些,我都留在国内的家里了。”可惜大家不知道凡尔赛这个词汇,不然此刻一定深有同感。

    “好了,我这都是过去式了。”风华将帘子拉上,示意大家往后走,不远处还有一座很是精彩的纪念柜,“看,这些都是我们精市的战利品。”

    “部长果然是最强的!我迟早有一天要打败部长!”又被一整排奖杯震撼到的切原,默默握紧了拳头。

    文太笑着拍了拍小学弟,“有这份勇气很不错,但在那之前,你先打败我们这些前辈再说吧!”

    “哼!不就是双倍训练么,我做就是了!”

    柳生推了推眼镜,仁王冲他挤挤眼,‘看到了吧?小学弟最好骗了。’

    “……所以有没有人要跟我打一场啊?好无聊!”目前独自在球场的毛利前辈挠了挠一头乱毛。

    ……

    “我接到消息,越前南次郎明年回霓虹,精市,想不想和他打一场?”看着在球场上打球玩的孩子们,风华突然出声问道。

    幸村有些意外,“传说中的武士吗?……说不想是假的,但是我目前的挑战计划还没有完成。”比如说,从毛利那里拿到联系方式的各位前辈。

    “没关系,按你的安排来。”风华摸了摸儿子的发轻履者行远,但是幸村并不是这样,他享受着那份沉重,并借此激励自己前进。天分也好,资源也好,幸村精市这个人,他最令人拜服的地方,其实是他无比强大的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