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 > 第41章 第41章
    在迹部的带领下,今年,冰帝再次顺利拿下东京都大会的冠军。当这个消息传到幸村这里时,结束在神奈川县大会征程的立海大也成功卫冕。

    “好,那就先这样吧,之后再联系。”

    等幸村挂断了来自迹部的电话,替他拎着背包的真田将包递回去,“迹部怎么说?”

    “啊,小景本来想请我们一起去伊豆合宿的,他有栋海边别墅在那边。”幸村接过背包,然后挥挥手,示意早就在旁边等着他的队友们上车,“但是之前出了点意外,好像还因为雷雨的关系,那边一大片地区都出现了停电。因为要重新布置场地,小景现在还在头痛换什么地方呢。”

    “停电?puri!那还是不要去的好~”动作最快的白毛狐狸抢到了距离部长最近的位置。听到幸村的话,每晚都要花大量时间在网络冲浪的仁王表示不能接受。

    每天都要和仁王打电话、聊天的柳生很了解这一点,他顺势坐到了仁王的邻座,立刻想到了一件事,“意外?在伊豆的话,不会是富泽财团那位大公子弑父的案件吧?”

    “是的,”因为和铃木大小姐的关系还算不错,再加上霓虹这边的交际圈小的可以,案件发生后幸村也听家里人提起过,“之前还听我母亲抱怨过,那位富泽先生一直在对出版社施压,希望借此让他的长子放弃作家的工作。”

    “专断的长辈吗?”借着小巧的身型抢到位置,文太趴在幸村的椅背上吐槽道,“听起来就好讨厌啊。”

    “对付这种爱啰嗦的长辈,不要听他们的话不就行了。”随便找了位置坐下,切原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在家被母亲、姐姐唠叨,在学校被柳前辈唠叨的小海带,显然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个技能驾轻就熟。

    “原来如此,赤也,你平时也是这样敷衍我的吗?”微微睁开眼睛的柳,注视着突然意识到不妙的后辈,表情无悲无喜。

    “赤也!!!”最看不惯他嚣张态度的真田也怒了,抢座位抢不过仁王也就算了,教育不争气的后辈这件事绝对不能放到明天。

    “对不起!我最喜欢的就是柳前辈了!”冷汗瞬间爬满额头的切原立刻跪地。

    (切原赤也,你土下座的动作真是过分地熟练啊。

    “虽然已经看到过无数次了,”路过的毛利前辈弯腰在幸村耳边吐槽道,“这小家伙是从谁那里学的保命方法?”

    幸村微微一笑,瞟了一眼在前面看戏看得格外欢快的欺诈师。

    “pupina~我可没有教他这样做。”察觉到幸村眼神的仁王笑着耸耸肩。

    “是啊,只不过是充分误导了一下。”最讨厌仁王说‘pupina’的柳生,在此刻毫不客气地戳穿了他。

    “……piy。”突然意识到这件事的仁王闭麦了。

    虽然看到仁王吃瘪很开心,但是毛利前辈因为某个原因,对冰帝的后辈们还是极为关注的,“那么,那位冰帝的小部长,在电话里有决定新的合宿场地在哪里吗?”

    幸村歪了歪头,“还没有哦,不过小景有说,实在不行的话他就去买一个小海岛。”

    “噗——买个岛?!”正喝着水的文太瞬间喷了,为了不影响到在他正前方的幸村,他几乎是在一瞬间把头扭到了旁边,而因此被波及到的桑原无奈地拿出纸巾擦脸。

    “呀嘞……不愧是迹部,好大的魄力。”

    将切原交给真田教训的柳,这时也回来了,他注意到目前汽车行驶的路线并不是直接回学校的,“精市,我们现在是去哪儿?”

    “我们不是直接回学校吗?”被真田堵在后排的切原突然冒头,然后又被压了回去。

    按着切原的真田也抽空向窗外看了一眼,很是熟悉的路线一下子被他认出来了,“幸村,这是去横滨中华街的路吧?”

    幸村笑着点头,“司机先生正好要去中华街看他的女儿。我们难得出来一趟,就当是庆祝一下了。”

    “呜哇!部长赛高!”

    ……

    还好立海的比赛向来结束得很快,在幸村的纵容下,难得有了半天清闲的立海众人,在中华街玩得不亦乐乎。

    队伍里最先跑没影的,是一头扎进了绣坊的仁王,不说墙上那些幸村看了都走不动步的刺绣挂画,还有旁边布庄里展示出的各类布料,店里头数不清的各种绣针和绣法教程,就已经够爱好缝纫的仁王泡上一天了。

    至于和他暂时形影不离的柳生,在吃到了喜欢的凉粉之后,也饶有兴趣地陪仁王在店里逛起来。

    “puri~说起来,比吕你最近很想要块手帕的吧?”仁王挑选着中意的布料,看柳生就是逛街也不忘放下阿加莎的书,忍不住出言调侃,“要不要我送你一块绣着花的手帕?”

    “很感谢你的心意,不过请允许我拒绝。”柳生合上书,“这本《斯泰尔斯庄园奇案》是柳君的,我打算今天看完最后一点,然后还给他。”

    “军师啊~他最近好像一直想告诉你什么,但是一直没有开口。”而且仁王注意到,一般都是幸村也在的场合,军师才会露出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大概是关于《毒草圣书》的事情,”柳生的镜片一闪,“我正在进行推理,柳君不提前透露答案是好事。”

    “puri~”有点双标啊,仁王挑眉,“那本写满了励志治愈系文章的书?没想到你还会喜欢看这种类型的。”

    “小雅,你是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了,比吕,拜托你千万不要在幸村面前这么叫我。”

    在仁王、柳生之后掉队的,是一眼看到路边定制厨具店的毛利寿三郎。幸村也知道,毛利前辈目前最想要的东西就是一只平底炒锅。

    “若不是有忌讳,我就直接送毛利前辈了。”看着毛利在店铺里高高兴兴地挑选式样,幸村抱着手臂如是感慨道。

    “忌讳?这有什么好忌讳的?”和文太一人一只糖葫芦啃得正欢的切原嘟囔着,“送礼物只要包含心意不就行了吗?”

    “因为中国

    有个‘背黑锅’的俗语,()?()”

    幸村揉了揉切原的头发,“呵呵,不过赤也说的也没有错。(s)?()”

    “话是这么说,赤也,你要是敢送部长寓意不好的礼物,绝对会被大家揍的。?()?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s)?()”

    替文太背着包的桑原,语重心长地提醒道。

    “啊,那我该送什么?!()?()”

    切原挠头,“对了,部长那么喜欢园艺,我送他盆栽好了!杰克前辈,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平时送倒是没什么问题。”一直听着他们交谈的柳出言道,“不过如果是去看病人,送盆栽是绝对不可以的。因为盆栽中的植物扎根在土壤里,容易联想到病灶扎根在病人身体,是久病缠身的怀兆头。”

    “我明白了!”吃完糖葫芦的切原一抹嘴,“如果部长生病的话,我会记得不送盆栽的!”

    “笨蛋海带头!”文太气得差点把吃完的竹签戳切原身上,“不可以这么咒部长!”

    “赤也!!!!!”这是直接上手的真田。

    “啊!好痛!”话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好了,”幸村本人倒是并不在意这些,“赤也也不是故意的。不过,你的礼仪也要好好学习一下了,不要走出去,被别人说我们立海的家教不严。”蔫了的小海带乖乖点头应是。

    而听到幸村的话,柳随即翻开笔记本奋笔疾书,“我会和柳生商量一下的。”

    有军师和绅士在,想来小恶魔的礼仪课程不日就将提上日程,自知犯了大错的切原也不敢反抗,就算很想去买一点定型喷雾,此刻也只敢老老实实地,跟在柳前辈的身后。两人离开大部队在旧书店里逛了起来,在柳抱着各类古籍看的时候,切原就抱着球包在门口望天兴叹。

    接下来,真田去了笔墨铺子买字墨和字帖;文太跑到了小吃街,和守着摊子的大爷学起了做糖画;桑原则是发现了一家售卖云南咖啡豆的小店,正努力试着自己做一次手工咖啡;最后是幸村,他找到了一家售卖园艺工具的小店,也算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买到了很多工具的幸村很是满意。

    众人就这样按着自己的喜好、享受着难得的休息时间,直到约定的集合时间临近,天色暗沉,早上还晴空万里的神奈川,突然零零落落地开始坠下雨珠来。

    众人集合后,随身带着雨伞的柳生赶紧为幸村撑起伞,幸村谢过他的好意,指着不远处的酒楼说道:“我们吃完饭再回去吧,正好可以躲躲雨。”

    黄底红字的招牌,在此时暗沉的夜幕中,格外地令人瞩目。

    “柯南道尔楼?!”走到了招牌下的毛利,看着有些复杂的繁体中文字,对于一个中餐馆居然起这样的名字,他感到很不能理解,文太也很赞同,“好奇怪的名字。”

    “不知道料理水平怎么样?”桑原更关心的是这个。

    柳生倒是突然有点兴奋,“难道是侦探迷开的?”

    “puri~”仁王揪着自己的小辫子,坏笑着回道:“也有可能哦,绅士。”

    对于柳生的疑问,平时并不关心这些的柳莲二,此刻也无法发挥他数据库的作用,“暂时数据不足。”言下之意,他之后会加强此类信息搜集的。

    “唔,雨似乎还要下一阵子,在司机先生回来之前,我们就先待在这里好了。”幸村示意伙伴们先入座。

    很期待中华料理的切原一扫之前的萎靡,拿着菜单满脸兴奋,“那我先来!我要点好多——啊好痛!”

    真田收回了自己的拳头,“太松懈了!”

    看到切原委屈的表情,幸村拍了拍真田紧绷的身体,劝道:“没关系,放松点真田,总之今天我请客,大家随意点。”

    文太、切原:“好耶!部长赛高!”

    (桑原:呼……总算不是我请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