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幸村!”势如猛虎的铿锵语气,加上不好惹的严肃表情,这种程度的祝福也就只有幸村的幼驯染真田弦一郎才会有的了。幸村精市噙着笑,一脸习以为常地接下幼驯染递过来的礼物。

    “呐,真田,不用太紧张,”幸村精市试图安抚强撑镇定的幼驯染,“今天来的比较熟悉的朋友。”因为在妈妈的家乡,孩童十岁生日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时间点,需要庆祝一下,所以在风华妈妈的提议下,幸村精市这一次的生日宴会办得比以往都要热闹。

    “不会松懈的!”真田弦一郎握拳道,幸村扶额,‘完全没有放松下来啊……’

    然后下一秒,一只白皙的手指轻轻对着真田紧皱的眉心一点,真田弦一郎不由得后仰了一下,“嘛~弦一郎,你这个样子,让阿姨很担心招待不周哦。”

    真田抬头看去,原来是刚刚做好点心,离开去换衣服的风华,只见她穿着一身淡紫色的华夏风长裙,原本披散着的水蓝色长发被挽成一个精致的造型,月桂树形制的发簪带着星星点点的流苏缀在耳侧,让幸村不由得称赞道:“父亲说的没错,妈妈留长发果然很好看呢!”

    “是吗?那就太好啦~~”

    “您好!今天打扰了。”真田摸了摸眉心,不知觉间也放松了绷紧的肩膀。

    “不用客气,精市带着弦一郎四处看看吧,我记得有好几位夫人都带着他们的孩子过来了,应该会有能和弦一郎处得来的孩子吧,精市可以给他们牵个线~”风华妈妈对幸村眨眨眼,指了指小花园的位置,明白妈妈意思的幸村笑着点头。

    “太慢了,幸村。”

    两人刚走到小花园里,一个坐在遮阳伞下,手里还晃着高脚杯的金发少年就很是不满地抱怨了一句,而在他的周围,除了任劳任怨倒饮料的高个子少年,已经是零零散散坐了不少来参加聚会的同龄人。果然,作为小孩子,都是被大人们赶来了一处玩的吧。

    “迹部,你们从英国回来了啊?”幸村淡笑着和迹部及桦地打了招呼,接着为真田几人互相介绍起来,“不过,我们这个年纪应该还不能喝酒的吧?”

    “所以是葡萄汁。”坐在一旁翻书的红发少年淡声说道,迹部撩了下额前的头发,一点没有被拆台的不自在,甚至还有些得意,“啊嗯,本大爷就算是喝葡萄汁,也是最华丽的!呐,桦地?”

    “usu!”

    “感恩吧,幸村,本大爷可是特地请了假回来的。”

    ‘英国都快要放复活节假了,居然还能请到假,我该说不愧是迹部大少爷吗?’和青梅竹马一起来的工藤新一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迹部这做派了,但是吐槽归吐槽,碍于青梅的兰和好友铃木正在另一边沉迷于风华妈妈亲手做的糕点,自认为大这群小学生三岁的侦探少年只能坐在亭子里默默无聊到生草。

    “原来如此,还真的是多谢小景了。”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那样不华丽地叫我!”

    顾不上开始炸毛的迹部大爷,幸村又看向另一边

    的红发少年,“赤司,这次怎么没看见绿间君?”

    ()?()

    “啊,他还是老样子。”赤司征十郎很是淡定。

    ?本作者丹墨未书提醒您最全的《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人生赢家[综]》尽在[#?],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

    “果然是晨间占卜吗?”幸村顿悟,“今天巨蟹座不适合出行啊~”

    ()?()

    暂时只能宅家保命的绿间真太郎:“阿嚏!”

    ()?()

    而就在另一头,同样是关西人的服部平次和白石藏之介正聊得开心。一进来就看到了同样擅长剑道的前辈,真田很快就变得兴奋,而且因为家里父辈同样是警察的缘故,服部也认识这个刚来的少年,“哟!是真田啊,好久不见,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进步啊?”

    常来幸村家的真田很了解哪里有适合比试的地方,在和幸村说过了一声后,服部带着真田、以及喊着“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啊”的白石一起走了。

    ‘听口音是关西人啊,看起来也是国中生,居然能和他们玩一起去。’亭子里,羡慕不已的工藤新一托着下巴看着服部三人离去的背影,完全想不到就是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黑脸国中生,在明年山形县的滑雪场,和他开展了一场命运般的推理对决,并在数年后,以“关东工藤,关西服部”的形式响彻民间。不过也没有关系,用他的话来说,只要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总有一天会在解谜的舞台上相遇。

    ——

    “呐!幸村!听说你也在打网球啊,咱们也来一决高下吧!”被真田和服部的举动启发到,迹部从桦地那里接过网球拍,“你该不会畏战吧?啊嗯?”

    幸村的微笑未变,眼神却是蓦地凌厉起来,满意地看到幸村的表现,迹部大笑着走向了花园背后的网球场。

    “既然如此,”赤司合上手中的书,站了起来,“我就做个裁判好了。”

    “啊,有劳你了。”戴上妈妈今天赠与的发带,幸村拿上自己的球拍,也跟着去了球场。

    这一天的比赛持续了很久,直到金乌西坠,余霞如绮,铺满了整个天空,来访的客人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幸村家,赤司家的司机都等不及了进来找人,两个人才全部力尽躺倒在了球场上。

    一直等着的桦地捧着毛巾走到了迹部身侧,而赤司从裁判席走下,将准备好的毛巾递给了幸村,“谢谢。”幸村喘着气道谢。

    “是我该道谢才对。”目前是国一生的赤司征十郎,虽然还只是篮球部的副部长,但优秀的能力已然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很精彩的比赛,虽然不是很懂网球,但是你们的精神,多少能让我感悟到些许重要的东西。”

    “那就太好了。”在赤司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幸村笑着和他道别,“欢迎下次再来,妈妈最近学会了汤豆腐的做法哦,我想赤司会喜欢的。”

    “却之不恭,那就下次再会。”

    “那小景就吃完饭再走好了,”幸村对着另一头站起来的迹部景吾道,“今晚妈妈应该会做小景喜欢的烤牛肉和约克郡布丁。”

    “风华夫人亲手做的啊,”迹部将球拍交给桦地,“那本大爷怎么能错过!但是有一件事——”

    “幸村!明年本大爷就回国了,你看着,我会建立起一个最强大的网球王国!”

    听着迹部自信的宣言,幸村笑了,“是吗?那就等着看吧,迹部,你也会看到我称王称霸的那一天的。”

    ‘咔嚓’

    拿着相机的风华拍下了夕阳下两人笑着对峙的模样,一本满足,“我的精市也长大了啊……”嗯,这张相片就放进小精市的成长记录册里好了,然后真理子那里也给一张,嗯哼~

    次年,十一岁的幸村精市在jr大会获得了冠军,幼驯染真田弦一郎则是屈居亚军。赛后,在因故迟到的手冢国光的请求下,真田和手冢进行了一场对决,真田落败,不甘心的真田和手冢立下了每年对决的约定。因为要去机场接从中国探亲返回的妈妈和妹妹,幸村未来得及和手冢进行一场比赛,但是两人都明确意识到了对方不俗的实力。

    ‘妈妈说的果然没错呢,变强后就会有更强的对手在前方等着你。’不过,这样才有趣啊!

    三月,十二岁的幸村精市从南湘南小学毕业,在和真田路过立海大附中时,被网球部假期仍不间断的训练声吸引。

    “呐,真田,我决定了,一起进这所学校吧!然后,由我和你一起,称霸全国!”

    又是一年春风起,草长莺飞,万物复苏,属于少年们的新的故事也即将拉开序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