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在布达佩斯举办的世乒赛顺利落幕,拿下女单冠军的风华在连续三次捧起吉·盖斯特杯后,终于是收获了赛方赠与的复制奖杯。而种花队在其他项目上,虽然小将楚夏在最后不敌德国名将仅收获银牌,但是第一次出战世界能获得这样的成绩,也是让人十分欣慰。除去因为赛制改变,挪到明年进行的两场男女团体比赛,此次世乒赛,种花队成功拿下四项冠军,同时也向世界说明,新老交替后,种花军团仍旧是实力强劲。

    比赛结束,难得拥有了几日假期的队员们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闲聊着,有的计划在回国前先在附近走上几圈,买点纪念品;有的则是想赶紧回房间躺上一天,布达佩斯和国内七个小时的时差,还是让第一次出国的人累得够呛。

    众人嬉笑打闹间,柳染却看见风华拖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出了房间,“咦?风啊,你这是打算直接回国了?我们队不是明天的飞机吗?”

    闻言,风华有些歉意地合掌道:“不好意思啊大家,我跟宋教练请了假,打算提前回去,因为有点想回省队去看看老教练。”

    柳染一拍手,“对哦!我记得国内上一个拿到盖斯特复制杯的就是江苏省队的陈元茜教练诶~她还是你的启蒙教练,没错吧?了不起啊~”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柳染凑近风华挤挤眼,“你就一个人回去?没有人陪着?要不要叫林彦陪你一起?”

    突然被ue名字的林彦一惊,连忙在柳染背后,一个劲朝看过来的风华摆手,那意思很明显了:‘他是无辜的!搞事情不要带他!’

    “咳咳……”风华咳了一声,有些无奈地坦白,“因为幸村也有事要去趟国内,我这次会和他同行。”

    “哦~~~~~”柳染的笑容随着声调的起伏变得愈发张狂,“真是巧妙啊~~那我就先祝愿你旅途幸福了!”

    ‘旅途幸福这种词真的可以被用来送行吗?’要不是风华不想让幸村久等,急着下楼去,她真的想留下来好好揪着这位小八卦精的脸,问问她到底又给自己脑补了什么剧情。

    在风华的眼神威胁下,柳染作势给自己的嘴巴拉上了拉链,然后挥挥手,后面一直憋着不敢吱声的队员也开始兴奋地挥手告别,风队长不在他们也可以尽情撒欢啦!

    无奈扶额,风华叮嘱了几个还算沉稳的队员后,拉着行李箱脚步略显匆忙地离开了。

    “嚯嚯,看来那位幸村先生下手很快啊~”柳染真情实意地感慨道,“这么快就能让咱们这位不近男色的风华队长点头同行了~”

    “很快吗?”隐隐有点队内下一代八卦精苗头的林玉疑惑地问道:“不是说他们认识已经两年了吗?”

    柳染一脸‘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咱们直女队长’的表情看向小搭档,“风华就是个满脑子只有打球的大笨蛋啊!”

    “之前我们去参加青棠队长儿子满月宴的时候,青棠队长就问风华要不要抓紧时间谈个恋爱、生个小孩,结果风华说……”柳染一脸的不忍直视,“她说听起来不错,可以和小孩一起打球玩。这种事情的重点在这里吗?!难道不是应该和爱人在一起更有意思吗?!”

    林玉忍俊不禁,“这样看来,喜欢上风华队长的那位幸村先生真的是辛苦了。”

    “不过,这样也好,”柳染突然正色,“咱们种花队的队长,怎么可以那么容易的就被霓虹的臭小子娶走!”

    “没错!!!”

    ‘啊啊……幸村先生,前路艰难啊。’林玉看着突然群情激奋的队友们,笑着为某位勇士默哀三秒。

    机场

    看到风华急匆匆地拉着行李箱走近,早就等在候机室的幸村雅纪起身接过行李箱,“时间正好,风,你不用着急的。”

    “还是麻烦你久等了,”旁边桌上的茶都不热了,一眼判断出幸村坐了许久的风华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这次要感谢你,不然我都没办法拿到提前回国的飞机票。”

    压榨了一把好友迹部的幸村雅纪不动声色,“你是把两个奖杯都放在行李箱里了吧?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带着这么大的行李箱出国。”

    “是的,因为想带回去给陈教练看一看,”说着风华想拿过行李箱,“我看我还是先去办个托运吧。”

    幸村雅纪避过了她伸过来的手,似乎有些不自在,“忘记和你说了,我托朋友买的票,他给我们安排的是公务机,所以行李直接带上去就行了。”

    “公务机啊……”风华眨眨眼,感觉自己可能要窥破了些什么,“那真是,麻烦你这位朋友了,对了,你稍后记得把账单发给我。”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她可不能贪这位朋友的便宜。

    “不用,其实,这是我那位朋友家的飞机,所以并没有花钱,你放心好了。”而且幸村雅纪心想,迹部估计也不会记得自己手下究竟到底有多少架的私人飞机,大少爷的原话:与其花心思买机票,不如直接派一架飞机过去更痛快。

    “这样啊……”风华将信将疑,一直到了飞机上坐下,还是有些犹疑,“你说的朋友,应该不是之前见过的那位凤悠一吧?我记得没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是在做律师?”欠人情,更难还的吧?

    “对,是另一位姓迹部的,他是证券公司董事……”如果能助攻自己的朋友追人,迹部那家伙估计会高兴地多签几个单子,毕竟对于大少爷来讲,钱是最方便的东西了吧。

    ……

    将近半天的独处时间,让幸村和风华又有了不少的接触机会,但是不久后,在风华略显抱歉地离开去机上的卧房休息时,幸村雅纪还是有些微妙的,被迹部反坑的感觉,要知道如果是普通经济舱,他就可以和风华靠着一起休息了。

    抵达目的地后,风华邀请幸村雅纪一同去训练基地参观,幸村自是答应不提,在见到久违的恩师后,幸村识趣地借口说要独自四处看看,让风华和陈教练好好聊上几句。

    “怎么样啊?这个小伙子?”在他走远后,陈教练笑眯眯地问道。

    突然被恩师这么问,风华摸了摸耳朵,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难得看到爱徒害羞,陈教练好笑地止住话题,“盖斯特杯啊,真是好久没有看见了。”摩挲着风华递上的复制品奖杯,陈元茜感慨万千。

    “好孩子,你果然是我们的骄傲。这些年啊,辛苦你了。”

    风华鼻头一酸,没忍住轻轻抱住了陈教练,“不辛苦,不过我也很高兴,这么多年,总算是不负所托。现在就差明年的奥运会了,五连冠,我会拿下的。”

    “你这孩子啊,就是给自己的负担太重。”陈教练拍了拍风华的肩膀,“走吧,去训练场看看,你也好久没回来了,要不要和你的师弟师妹们打几圈?”

    风华自然是答应,她笑着缠住教练的手臂,“教练别嫌我欺负人就行。”

    “你啊……”

    到了训练场,还没来得及和自己的直系师弟师妹们打声招呼,风华就看见幸村雅纪正在场上和一个男孩子交谈着,不由得好奇,“教练,那个孩子是?”

    “哦!你说小孔啊,”陈教练扶了扶眼镜,“孔文/革,才八岁,是上海队的熟人送来的小朋友,让我们带着玩几天。”

    “教练觉得他怎么样?”

    想到这个,陈教练就有点头疼,“怎么说呢,练一练的话,是块材料,就是心性得熬一熬。”

    风华了然,卷了卷袖子,笑道:“那就先让我来带着玩一圈吧。”来吧,小朋友,就让大师姐来教教你什么叫做世界的乒乓球。

    看着风华兴高采烈地上场虐小朋友,幸村雅纪默默走到了场边,陈教练看了他几眼,发现他只顾着盯着风华,就好像盯久了就能看出花来似的,不禁觉得有趣。

    “你小子,是喜欢我们风华哪一点啊?”

    陈教练慢悠悠的话,却让幸村雅纪瞬间紧张,“失礼了,陈教练。”见陈教练笑着摆摆手,幸村雅纪这才直起身子继续回答,“您问的是哪一点,恕我不能回答。因为我觉得,我喜欢的是风华整个人,就是她,而不是其他的人。如果真的要说是哪一点,我只能说——全部。您或许会以为我是在说假话,但是,这真的是我经过了无数次思索得到的答案。”

    感受到青年话语中的无限真诚,陈教练欣慰地笑了,“那就加油吧,年轻人。”

    “风华这孩子,一直是个主意大的。她的天分又好,当年横空出世的时候,让很多来学球的孩子父母啧啧称奇,也让很多的孩子对她恨得牙痒痒。这种恨意,或许是嫉妒也或许是绝望。”所谓天之骄子,就是普通人会渐渐意识到他们无论怎么努力,明明也拼了命去追逐,却怎么也追不上。

    “很多人会突然意识到,不只是现在,更是将来,或许没有能追赶上的一天。周围人的惊叹,父母的催促,都是对精神的打击。自然而然的,就有怨恨,恨的不只是天分,还有天之骄子的存在。”

    看见幸村雅纪听到这里突然变得紧张的神情,陈教练摆手让他先不要着急,“还是五年前,有人就在练习赛前把风华锁在了杂物间里,她因此错过了选拔,失了名额,得了处分。”

    听到这里,幸村雅纪的后槽牙都要被他咬碎了,但是他克制着自己的脾气问道:“风华,她是怎么处理的?”

    “她呀,”陈教练微微一笑,“她找到了那个人,跟那人说,如果能在练习赛上拿到优胜,她就既往不咎,如果没有,那就自己离开省队……后来,那个人就一直留在了省队,或许你也听说过,霓虹的记者还给她起了个‘孤狼’的外号,平日里打球又凶又狠,但是最听风华的话。”

    “她在赢了那场练习赛后,就一直被风华盯着,几乎是一路提着走到了现在,对于风华来说,你可以犯错,凡是还有得救,她就绝对不会放弃。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风华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因为在她的心里眼里,整个队伍的胜利最重要。”

    陈教练的话,幸村雅纪都听在了心里,他知道陈教练和他说这些话的意思,他也明白,他在风华的心里,可能永远也越不过乒乓球和她的祖国去。

    “可是,我心疼她。”

    听到幸村雅纪这句话,陈教练有些惊讶,见这个俊美的青年看着风华,眼里满是说不出的情绪,她笑着拍了拍幸村的肩膀。

    “真好啊,有人疼,就够了。”

    ()

    随着在布达佩斯举办的世乒赛顺利落幕,拿下女单冠军的风华在连续三次捧起吉·盖斯特杯后,终于是收获了赛方赠与的复制奖杯。而种花队在其他项目上,虽然小将楚夏在最后不敌德国名将仅收获银牌,但是第一次出战世界能获得这样的成绩,也是让人十分欣慰。除去因为赛制改变,挪到明年进行的两场男女团体比赛,此次世乒赛,种花队成功拿下四项冠军,同时也向世界说明,新老交替后,种花军团仍旧是实力强劲。

    比赛结束,难得拥有了几日假期的队员们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闲聊着,有的计划在回国前先在附近走上几圈,买点纪念品;有的则是想赶紧回房间躺上一天,布达佩斯和国内七个小时的时差,还是让第一次出国的人累得够呛。

    众人嬉笑打闹间,柳染却看见风华拖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出了房间,“咦?风啊,你这是打算直接回国了?我们队不是明天的飞机吗?”

    闻言,风华有些歉意地合掌道:“不好意思啊大家,我跟宋教练请了假,打算提前回去,因为有点想回省队去看看老教练。”

    柳染一拍手,“对哦!我记得国内上一个拿到盖斯特复制杯的就是江苏省队的陈元茜教练诶~她还是你的启蒙教练,没错吧?了不起啊~”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柳染凑近风华挤挤眼,“你就一个人回去?没有人陪着?要不要叫林彦陪你一起?”

    突然被ue名字的林彦一惊,连忙在柳染背后,一个劲朝看过来的风华摆手,那意思很明显了:‘他是无辜的!搞事情不要带他!’

    “咳咳……”风华咳了一声,有些无奈地坦白,“因为幸村也有事要去趟国内,我这次会和他同行。”

    “哦~~~~~”柳染的笑容随着声调的起伏变得愈发张狂,“真是巧妙啊~~那我就先祝愿你旅途幸福了!”

    ‘旅途幸福这种词真的可以被用来送行吗?’要不是风华不想让幸村久等,急着下楼去,她真的想留下来好好揪着这位小八卦精的脸,问问她到底又给自己脑补了什么剧情。

    在风华的眼神威胁下,柳染作势给自己的嘴巴拉上了拉链,然后挥挥手,后面一直憋着不敢吱声的队员也开始兴奋地挥手告别,风队长不在他们也可以尽情撒欢啦!

    无奈扶额,风华叮嘱了几个还算沉稳的队员后,拉着行李箱脚步略显匆忙地离开了。

    “嚯嚯,看来那位幸村先生下手很快啊~”柳染真情实意地感慨道,“这么快就能让咱们这位不近男色的风华队长点头同行了~”

    “很快吗?”隐隐有点队内下一代八卦精苗头的林玉疑惑地问道:“不是说他们认识已经两年了吗?”

    柳染一脸‘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咱们直女队长’的表情看向小搭档,“风华就是个满脑子只有打球的大笨蛋啊!”

    “之前我们去参加青棠队长儿子满月宴的时候,青棠队长就问风华要不要抓紧时间谈个恋爱、生个小孩,结果风华说……”柳染一脸的不忍直视,“她说听起来不错,可以和小孩一起打球玩。这种事情的重点在这里吗?!难道不是应该和爱人在一起更有意思吗?!”

    林玉忍俊不禁,“这样看来,喜欢上风华队长的那位幸村先生真的是辛苦了。”

    “不过,这样也好,”柳染突然正色,“咱们种花队的队长,怎么可以那么容易的就被霓虹的臭小子娶走!”

    “没错!!!”

    ‘啊啊……幸村先生,前路艰难啊。’林玉看着突然群情激奋的队友们,笑着为某位勇士默哀三秒。

    机场

    看到风华急匆匆地拉着行李箱走近,早就等在候机室的幸村雅纪起身接过行李箱,“时间正好,风,你不用着急的。”

    “还是麻烦你久等了,”旁边桌上的茶都不热了,一眼判断出幸村坐了许久的风华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这次要感谢你,不然我都没办法拿到提前回国的飞机票。”

    压榨了一把好友迹部的幸村雅纪不动声色,“你是把两个奖杯都放在行李箱里了吧?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带着这么大的行李箱出国。”

    “是的,因为想带回去给陈教练看一看,”说着风华想拿过行李箱,“我看我还是先去办个托运吧。”

    幸村雅纪避过了她伸过来的手,似乎有些不自在,“忘记和你说了,我托朋友买的票,他给我们安排的是公务机,所以行李直接带上去就行了。”

    “公务机啊……”风华眨眨眼,感觉自己可能要窥破了些什么,“那真是,麻烦你这位朋友了,对了,你稍后记得把账单发给我。”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她可不能贪这位朋友的便宜。

    “不用,其实,这是我那位朋友家的飞机,所以并没有花钱,你放心好了。”而且幸村雅纪心想,迹部估计也不会记得自己手下究竟到底有多少架的私人飞机,大少爷的原话:与其花心思买机票,不如直接派一架飞机过去更痛快。

    “这样啊……”风华将信将疑,一直到了飞机上坐下,还是有些犹疑,“你说的朋友,应该不是之前见过的那位凤悠一吧?我记得没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是在做律师?”欠人情,更难还的吧?

    “对,是另一位姓迹部的,他是证券公司董事……”如果能助攻自己的朋友追人,迹部那家伙估计会高兴地多签几个单子,毕竟对于大少爷来讲,钱是最方便的东西了吧。

    ……

    将近半天的独处时间,让幸村和风华又有了不少的接触机会,但是不久后,在风华略显抱歉地离开去机上的卧房休息时,幸村雅纪还是有些微妙的,被迹部反坑的感觉,要知道如果是普通经济舱,他就可以和风华靠着一起休息了。

    抵达目的地后,风华邀请幸村雅纪一同去训练基地参观,幸村自是答应不提,在见到久违的恩师后,幸村识趣地借口说要独自四处看看,让风华和陈教练好好聊上几句。

    “怎么样啊?这个小伙子?”在他走远后,陈教练笑眯眯地问道。

    突然被恩师这么问,风华摸了摸耳朵,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难得看到爱徒害羞,陈教练好笑地止住话题,“盖斯特杯啊,真是好久没有看见了。”摩挲着风华递上的复制品奖杯,陈元茜感慨万千。

    “好孩子,你果然是我们的骄傲。这些年啊,辛苦你了。”

    风华鼻头一酸,没忍住轻轻抱住了陈教练,“不辛苦,不过我也很高兴,这么多年,总算是不负所托。现在就差明年的奥运会了,五连冠,我会拿下的。”

    “你这孩子啊,就是给自己的负担太重。”陈教练拍了拍风华的肩膀,“走吧,去训练场看看,你也好久没回来了,要不要和你的师弟师妹们打几圈?”

    风华自然是答应,她笑着缠住教练的手臂,“教练别嫌我欺负人就行。”

    “你啊……”

    到了训练场,还没来得及和自己的直系师弟师妹们打声招呼,风华就看见幸村雅纪正在场上和一个男孩子交谈着,不由得好奇,“教练,那个孩子是?”

    “哦!你说小孔啊,”陈教练扶了扶眼镜,“孔文/革,才八岁,是上海队的熟人送来的小朋友,让我们带着玩几天。”

    “教练觉得他怎么样?”

    想到这个,陈教练就有点头疼,“怎么说呢,练一练的话,是块材料,就是心性得熬一熬。”

    风华了然,卷了卷袖子,笑道:“那就先让我来带着玩一圈吧。”来吧,小朋友,就让大师姐来教教你什么叫做世界的乒乓球。

    看着风华兴高采烈地上场虐小朋友,幸村雅纪默默走到了场边,陈教练看了他几眼,发现他只顾着盯着风华,就好像盯久了就能看出花来似的,不禁觉得有趣。

    “你小子,是喜欢我们风华哪一点啊?”

    陈教练慢悠悠的话,却让幸村雅纪瞬间紧张,“失礼了,陈教练。”见陈教练笑着摆摆手,幸村雅纪这才直起身子继续回答,“您问的是哪一点,恕我不能回答。因为我觉得,我喜欢的是风华整个人,就是她,而不是其他的人。如果真的要说是哪一点,我只能说——全部。您或许会以为我是在说假话,但是,这真的是我经过了无数次思索得到的答案。”

    感受到青年话语中的无限真诚,陈教练欣慰地笑了,“那就加油吧,年轻人。”

    “风华这孩子,一直是个主意大的。她的天分又好,当年横空出世的时候,让很多来学球的孩子父母啧啧称奇,也让很多的孩子对她恨得牙痒痒。这种恨意,或许是嫉妒也或许是绝望。”所谓天之骄子,就是普通人会渐渐意识到他们无论怎么努力,明明也拼了命去追逐,却怎么也追不上。

    “很多人会突然意识到,不只是现在,更是将来,或许没有能追赶上的一天。周围人的惊叹,父母的催促,都是对精神的打击。自然而然的,就有怨恨,恨的不只是天分,还有天之骄子的存在。”

    看见幸村雅纪听到这里突然变得紧张的神情,陈教练摆手让他先不要着急,“还是五年前,有人就在练习赛前把风华锁在了杂物间里,她因此错过了选拔,失了名额,得了处分。”

    听到这里,幸村雅纪的后槽牙都要被他咬碎了,但是他克制着自己的脾气问道:“风华,她是怎么处理的?”

    “她呀,”陈教练微微一笑,“她找到了那个人,跟那人说,如果能在练习赛上拿到优胜,她就既往不咎,如果没有,那就自己离开省队……后来,那个人就一直留在了省队,或许你也听说过,霓虹的记者还给她起了个‘孤狼’的外号,平日里打球又凶又狠,但是最听风华的话。”

    “她在赢了那场练习赛后,就一直被风华盯着,几乎是一路提着走到了现在,对于风华来说,你可以犯错,凡是还有得救,她就绝对不会放弃。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风华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因为在她的心里眼里,整个队伍的胜利最重要。”

    陈教练的话,幸村雅纪都听在了心里,他知道陈教练和他说这些话的意思,他也明白,他在风华的心里,可能永远也越不过乒乓球和她的祖国去。

    “可是,我心疼她。”

    听到幸村雅纪这句话,陈教练有些惊讶,见这个俊美的青年看着风华,眼里满是说不出的情绪,她笑着拍了拍幸村的肩膀。

    “真好啊,有人疼,就够了。”

    ()